生活簡樸的笑匠 – 周星馳


周星馳這個名字,大約代表了香港90年代最具代表性的笑匠。這個笑匠在銀幕上是風趣幽默,但是銀幕以外卻算得上沉默寡言。要知道這個笑匠最真實的一面,絕非一次訪問便可以做到,但卻可以從他的衣、食、住、行感受出來。

星光伴我心

很多人以為周星馳的喜劇細胞是從《430穿梭機》裏頭鍛鍊出來,之不過原來《430穿梭機》只是他的試機石,真正學懂演戲,原來是要多得他的母親 ─ 凌寶兒。

『我父母都是很有藝術細胞的人,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很有娛樂性,就連打架都很有睇頭,可能因為媽咪不是那種柔弱的婦孺,所以他們的吵架,甚至打架往往都有出人意表的戰果。我喜歡令人驚訝的感覺,生活往往有不少令人驚喜的事,我們都為這些而活,生活不須要多采多姿,但是

一些細節會令生命變得更有趣味。總括而言是不能太單調,亦不能太複雜……明白不明白?(記者點頭)哈!好!我都唔明,你竟然明。』

難得父母吵架,星仔依然可以當作觀賞話劇,吃著零食,輕描淡寫去處理,或者真的正如他說:『人生好像一場戲。』

『媽咪比我更愛演戲,詩詞歌賦無一不精,當我還是小孩的小時候,媽咪每天都會參加教會的戲劇聚會,我們幾兄弟姐妹被她強迫去充當觀眾,雖然直至現在我仍未知道她排的是甚麼劇目,但是每次看見她在台上一臉認真的去演,我便忍不住大笑。話雖如此,她給我的啟發卻是很大很大。』
星仔說起父母,便高興得

手舞足蹈,表現得像個小孩子,看得出他跟父母的感情非常要好,不竟一個成功的笑匠應該是充滿豐富的感情,而非高傲冷漠的。

龍在我心間


星仔既為一代笑匠,當然擁有成千上萬的影迷,但是星仔對此一向低調,相反對於自己的偶像卻表現得非常高調。

『除了父母之外,我本身都有好幾個偶像,同現今的少男少女差無幾,不過我喜歡的可能比較老一點,基本上已不在人世,好像新馬仔同梁醒波,他們對我的影響很大,我的演出在某程度上跟他們很相似。但是我最崇拜的人,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他就是李小龍。我大概可以將他比喻成華盛頓總統,沒有華盛頓,美國的歷史就好像少了一頁;沒有了李小龍,香港的歷史,電影業亦不夠完整。』


能夠令星仔肅然起敬的人,相信只有李小龍能有如斯魔力。亦因為李小龍的出現,我們可以更清楚看到星仔更真實和感性的一面。

後記

周星馳可以稱得上是個大細路,喜歡說便說,不喜歡說便絕口不提;喜歡笑,更喜歡身邊的人笑。衣食簡樸,一件『利工民』內衣也就是他的時裝,一頓只得白菜、鹹魚的晚飯亦令他滿足得不得了。偏偏他卻住在比天還要高的『天比高』。這種沒有規限,沒有範疇的生活,可能就是作為一代笑匠的首要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