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印度孟買



印度孟買,2000年春

三更半夜,我們出現在印度孟買街頭,濕暖霧大,見面,擁抱。


來印度,是因為他。十年前相遇相知一見如故的意大利友人Andrea,沉靜細緻,偶爾潑辣飛揚,人如其作品 - 他在米蘭的設計圈內可是個響噹噹的名字。

但他聰明,不留在是非焦點米蘭,也遠離故鄉羅馬

,選擇長時間留在印度,為的是那七色五彩的靈感,畢竟這個古老的東方文明,有涯無涯,一切太豐富太驚人。

在印度的空氣中,如果你願意放開心胸,領受她從古遠到現代的宗教、文化、歷史,你斷斷續續的閱讀,聽述,感受,經驗,這片土地上的政治,經濟,社會民生都以交纏混合的形式貼身而來,我嘗試理解一個意大利創作人為甚麼把他生命最重要的十幾年,還有往後的好多好多日子都安放在這裡,我想我明白,因為這裡有能量,一種生活的能量。

這回是他的一個展覽,他用雲石、銅、木材、玻璃、塑料、棉紗,一切都是道地的材料加工演繹,忠於原著不是他的本份,他來,是要玩,是要隨心所欲,放下文化包袱,放下意大利的印度的文化包袱,愈認識愈了解人家的自家的文化,就更應該更懂得放下。只有放下,才能活出自己,才能叫自己的設計新鮮有趣。

展覽是展覽,也不只是展覽,我們吃喝我們跳舞,廢置的紡織廠的舊倉庫改裝成的展覽場地,寬大開放的結構空間一如理想中的印度,容得下多元文化沖擊交流,最神聖也最世俗,最高貴也最窮困,最黑暗也最光亮。酒醉舞罷,我跟他說,今晚是不是真實?一如既往,他笑而不語。

撰文及攝影:歐陽應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