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的人生 – 蕭芳芳


很多人以為蕭芳芳12歲便獲得東南亞影展最佳童星,後來先後贏得柏林、金馬、金像影后的榮銜,加上兩個學士和一個兒童心理學碩士學位,人生應該別無所求。

但影后的童年也有遺憾:眼見其他孩子背著書包上學,自己在片場卻沾不到半點上學的樂趣。更糟的是被那隻失聰的耳朵折騰,長期胞受耳鳴之苦。

如果別人以為她的生命沒有遺憾,都只是被她的風采和苦中作樂的性格欺騙了。

阿Q精神


「每個人總有一些遺憾,我的算不上什麼。輸了便輸了,反正我不是天生的勝利者。別人說我是蕭碩士,但他們卻不知我12歲才開始認字,20歲才有機會真真正正的上學。有時候心境很重要,別人說年紀大了,讀書一定不成。既然別人對我的學業沒有期望,那麼壓力也少了,反正讀不成也有老公養啊!

「有時別人覺得我擁有一段很燦爛的星途,卻不知我是為了錢才去拍戲,說起來好像很市儈,但是我真的這樣想。因為拍戲不是我的事業,現在當兒童心理輔導員才是我想做的事,我的事業。可能因為我沒有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所以經常有很多意外收穫。我老公說我很有阿Q精神,你覺得怎樣?」

芳芳慣於以平常心面對身邊的一切事情,不求有功,卻要求自己全力以赴。這種個性令她不斷學習亦不斷進步,當然一切還有賴一直支持她的丈夫和女兒。

好好先生


「我覺得我一生人最幸運的應該是有這麼的一個家庭,試問有幾多個丈夫可以讓自己的妻子在這種年紀放下家庭到外國留學,我有今天的成就有一半是他(張正甫)成全我的。他是個大好人,沒有脾氣,很遷就我。再者,他是個「好使好用」的老公。每當菲傭放假,他就會充當臨時工人。更可以「煮幾味」,可以說是「入得廚房,出得廳堂」的男人。我也不能只讓他一個人付出,好像以往在美國的時候,我每有假期便會飛返香港。雖然飛機令我的耳朵很難受,令我失眠,但是再辛苦我也會撐下去。因為我不能讓他單方面付出,這樣才能慢慢建立感情。偶爾我也會跟他吵架,因為吵架是最能知道對方心聲的方法。但我要重申我不是喜歡惹麻煩的人。哈哈……」

芳芳致力於兒童輔導工作,工餘時間都放在兩個女兒身上。她喜歡開放式管教方法,讓她們多學東西,多見人和新事物,還鼓勵她們結交男朋友。
忙碌的工作令她另一隻耳朵的聽覺急劇退化,芳芳對此依然從容面對。問她可有為此得到丈夫的悉心照料,芳芳的回應是:「千萬不可,我還沒時間回報他呢!」

大家大可以用幽默來形容芳芳姐,但在筆者眼中「豁達」二字看來更管用,就是豁達的性格帶來她一生的成就。

妙語連珠

芳芳:「獎座?放在那個紅白藍膠袋裏,家裏哪有地方放這些三尖八角的東西。」

芳芳:「我也不知那個『世紀成就獎』是什麼,大約是你不停的做,做得不似人形就有了。」

芳芳:「我成日都比啤酒兩個女飲,我隊佢好過比花靚仔隊佢!」

芳芳:「女兒入影圈都可以,不過都要有一技傍身,好似燒焊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