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光,巴黎


巴黎,二千年夏

常常自言自語告訴自己,雖然不是專業攝影師,但也不妨揹包裡放個像樣一點的攝影機,身邊大事小事隨時發生,手頭馬上可以作點紀錄(可留作以後八卦回憶)。從早期沉重得像磚頭的機身加鏡頭加閃燈,到如今多功能合一而且數碼的小巧機種,畢竟在肩膊腰背累壞之科技也早已救了我一命。

全副輕便武裝是有了,外加各式幻燈菲林一大堆,可是提起相機拍照的興緻與氣力卻驟降。也許這大半年來跑的都是熟悉的大城市老地方,要拍的大熱景點到冷清街巷都拍過不只三次,而且常常揹著一個公幹的包袱,日間東奔西跑見人見物都有目的,心思精神都耗掉七七八八,有空只想坐坐喝喝水,早把揹包中的相機忘掉了,晚上隨便自己跟自己吃完飯,回到旅店巴不得蒙頭大睡,連按下攝錄機拍自己六小時實驗睡相參加獨立短片的心情也沒有。

只好期盼神奇時刻,一天將盡的那十數分鐘,精力殆盡之前迴光反照,天地變色,最不濟事的業餘攝影師如我,舉起攝影機亂按也可捕捉到周遭的神奇光影。我滿足,我笑,在餘下的黑暗裏。

撰文及攝影:歐陽應霽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