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花,荷蘭阿姆斯特丹


荷蘭阿姆斯特丹,二千年夏

誰人說巴黎是花都?也許是上世紀一個隨便的誤會,反正一個城市總該有個別名,借來一用,放在阿姆斯特丹身上,也許更適合。

十多年前青春年少,竟然趕過一趟花季,刻意從阿姆斯特丹市區出發,乘個多小時火車再轉巴士,到了「世外」。繁花似錦原來是真的,未到花園展場,周圍一列一列民居已經是在花海當中,羡慕也懷疑大家怎可能早晚生活在這眾多顏色當中,眼睛可真累。

 

然後是遊園,一大片一大片各式花卉,當然最突出的是鬱金香,從腳跟前一直開到天地邊緣,園中大抵不乏浪漫私語,也肯定有人在數數,這些盛開的將開的可以為荷蘭帶來多少外匯?

如今走在市區運河邊,懶散隨便,一圈一圈散開的橫巷還是很陌生還是有驚喜,尤其是在午後某些鐘點,街角小舖大門關上店堂漆黑,只餘下櫥窗一大朿盛放的花,留住生氣。某位好友有過偏激的論點,認為這些靠水供養的鮮花早已死掉,沒根沒土沒有生命,插的可憐看的悲哀。我倒沒有這個悲劇情懷,只是默默接受了自家的懶,深知自己無暇照顧盆栽(也無暇照顧自己?!),也早已沒有跑到老遠看花的衝動,只好抽空匆匆逛逛街,看看人家櫥窗裡好看的花。

撰文及攝影:歐陽應霽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