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相,巴黎二千年春


巴黎二千年春

「由我這裡到你那裡,大約需要多少時間?」我在電話這一頭,氣急敗壞的問。

「這就要看你在路上會被甚麼吸引住了,你知道,巴黎的街頭,可以發生的事多著呢--」他在那邊漫不經心的答,看不見也聽得出一臉調皮,真壞。

確實也是,先不要說人家熟悉的街頭巷尾都是我陌生的,高貴絕頂與荒誕異常的店鋪,只要有櫥窗,也總叫人駐足再三,進不進去買不買是另一回事,看得仔細已經有收獲。

還有的是那鋪天蓋地的塗鴉,也許你覺得有礙觀瞻,但於我這正是城市潛藏能量的所在。其斑爛發光的色彩與複雜多變的造型結構,似圖非圖似字非字,早已夠班夠格進出一流國家藝廊,扎根街頭不另收費,更充分體現這群街頭藝術家從生活中來、到生活中去的無私慷慨。

街頭走動,總會被這些光天化日下勇猛異常的當代藝術宣言吸引住,一段五分鐘的路邊走邊看花上十五、二十分鐘。其實每次面對這些作品,都很好奇作者的長相,可是這一群都是神出鬼沒的,大白天大抵都看不見他們的蹤影,又或者碰過正著都不曉得這就是你。今天給我遇上這幾幅頭像,我會牢牢記著,一朝偶像露相我得趕緊相認。

撰文及攝影:歐陽應霽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