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廊午後 Palais Royal,巴黎


巴黎Palais Royal,二千年春

來來往往,已經忘了有多少趟在這長廊在這中庭廣場走過。從來不在意也沒有時間留連,這裡原來是17世紀樞機主教的宮殿,後來歸還王室,路易十四的童年就在這裡渡過。對,每次經過,無論是大白天還是近黃昏,都有一大群孩童嬉戲追逐,尤其在Daniel Burren於八零年代初設計的那一組黑白雲石柱狀雕塑群上下跳躍,孩童自有自己的空間世界,管你是甚麼歷史文物故宮遺址,遊戲至上。

說實在這裡也的確是聚會的、歡樂的,甚至賭博之地,當年莫里哀的戲劇就在不遠的主教劇院公演,法國大革命後這裡日夜聚滿賭徒,有賭便有酒有色。歲月流金,今日中庭廣場沙石地還是整潔的排列兩行修葺得方方正正的矮樹,每次都愛在樹下走,和他和她,還記得邊走邊拍照,隆冬十二月,照片中看到的是幾團擁腫衣帽,黑壓壓,面目模糊可笑。

這趟走過,初春的某個周末午後,嚴寒中抬頭竟然大好藍天,陽光斜斜投射,叫長廊前前後後劃滿錯綜光影。平日少有走進長廊,對長廊旁邊的華貴老店也興趣不大,也許是潛意識害怕突顯自己的遊人身分,可避可免。今天倒也特別,放眼望去竟然不見人影,店鋪都過早的關門休息,本來就把車聲隔絕在外的長廊石板地就只得我自己聽自己的腳步聲,上下幾百年忽然空蕩蕩,人家的歷史就更與我無關,唯是光影中幾件懶懶自在的女服,顧影不自憐,是這個環境這個氛圍中與我同在的氣。

撰文:歐陽應霽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