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墟,曼谷


曼谷,二千年春

巴黎戴高樂機場,擠擁混亂中我問那位比我還要累的地勤小姐:「請問我在曼谷轉機的時候,可否到城中走走?」

心血來潮開小差,說做就做。出門已經兩個星期,也不曉得自己為甚麼還有這樣的精力,鼓其餘勇,回港途中調動一下航班,碰上星期天,矢意晨早趁墟,我知道,著地曼谷才是早上五時十五分,說不定我比那些開早市的還要早到。


果然如是,周日清晨曼谷市郊的「恰吐恰克」Chatuchak市場,還在熟睡狀態。從前好幾次到這裡,都是日上三干,在熙攘的人潮裡,在骨董、陶瓷、舊衣、樂器、木刻、小吃、鮮花、鞋襪、公雞、蟒蛇充斥的小巷中,鑽來鑽去不到五分鐘已經汗流浹背,更不要忘記手中懷裡已經拎著抱著大包小包……難得是這個如水的清晨,空蕩蕩的市場完全沒有遊人,我就像一個躡手躡腳溜進後台探班的,發覺一眾演員樂手還在睡大覺,有人偶爾翻翻身,有人伸伸懶腰準備起來--

天際泛著魚肚白,臥睡在攤檔旁的商販陸續起床活動,燈泡和霓虹先後亮起,怪怪的叫人不知是早市是晚市。有人開始刷牙洗臉吃早點、有人開始堆疊如山的膠鞋、張掛如旗海的白恤衫、斗雞竹籠如裝置藝術、七彩糕點香甜誘人……我來趁個早墟,甚麼也沒有買,卻是甚麼也看得到。

撰文及攝影:歐陽應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