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約,倫敦


倫敦,九八年夏

等你十萬年,你在哪裡?

約了人,人爽約,還得苦苦思索究竟有沒有約好時間地點,是人家的誤會還是自己的錯?我錯我錯,無謂怨人,反而好過。暫停胡思亂想,否則又要擔心人家是否在赴約途中遭綁架(?)、上太空(?),諸如此類。

等到的還是自己。酒店大堂空蕩蕩,午後時間,連接待處的服務員也行蹤飄忽,只有我一個突然擁有一個計劃以外的時空。腦筋一時轉不過來,不曉得接著要到哪裡去?

本來跟我相約的人,十五年倫敦老街坊,承允要帶我去拜訪一票古靈精怪的設計人。如今人蹤沓沓,我得自己作怪。其實平日出門匆匆,倒沒有好好在酒店大堂坐過,就連走廊房間露台浴室,也只當作是某個路過之地。其實放輕鬆,抬頭低頭也許會有新發現--

這回應約來訪的是老相好,有我一日有他一日。光從哪裡來?14960萬公里外,熾熱之地發光發亮,遠來的客來到此間竟是如此溫柔,層層隔濾種種反射折射,等到的是奇異二個字。在此空空的酒店大堂,想不到會有光影相伴,下午好時光。

撰文及攝影:歐陽應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