偕老,澳門


澳門博物館,二千年春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簡單的兩句不簡單,無論在甚麼時候甚麼場合給我碰上這兩句,都會心頭一暖,那根久久懶動的心的弦線猛地彈跳一下,這些自古承傳的美好願望,如今可有人有能力有勇氣信守?

逛博物館,忽然有古老大木床,鮮紅龍鳳繡被連枕在眼前,喜慶逼人來。一雙新人隆重穿戴,女的一身黑褂紅裙,繡滿金線紋樣,龍飛鳳舞。男的長衫馬褂,光鮮得體,胸前十字雙帶掛紅。圖文並茂立體解說,細細道來是澳門及華南沿岸的婚姻嫁娶習俗:納吉、納徵、清期、過大禮、上大字……

畢竟是展覽,一雙新人羞於露面,所以誰娶誰誰嫁誰,還是「無頭」公案,但難得的是你手執我手,雖然看得出是木頭雕刻的貨色,但也算手工仔細,手一執一握就是永遠,面對來賓,不得有誤。

即使對「結婚」這個習俗與實踐以及由此引發的種種問題,有種種懷疑質問,也公然以「不婚同居」表達自己的看法,但仍舊暗暗相信有人能「成功」的結婚,過著滿意的生活,與子偕老的也大有人在。當我探頭細看那些恐怕快要失傳的精工剌繡,身邊的她早已跑到另一頭去看婚紗,對不起,這一襲典雅高貴的雪紡婚紗,可會勾起她的絲絲遺憾?

撰文及攝影:歐陽應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