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 or dislike
你最希望落臺的時裝設計師是?

先是s離開DIOR,不再效力BALENCIAGA,再來就是效力LANVIN 14年的都宣布離職,消息接踵而來,相信一眾時裝份子心情都無比複雜。時裝音樂椅人來人往,坐上去不代表成功,要坐得穩,才是有能力。
圖片:互聯網

回想2011年John Galliano被炒後,接棒的s在萬眾期待之下,把其簡約建築美學帶到DIOR。與Galliano的瑰麗相比,s筆下的DIOR優雅還在,但夢幻不再,相信令不少粉絲大失所望。結果,就是如今的結果,相信很多時尚份子都跟編輯一樣,覺得缺少舞台夢幻感的DIOR,像是缺了靈魂,因此期待的是下一任的DIOR接班人花落誰家。


「品牌年輕化」教派
從DIOR、MOSCHINO、LOUIS VUITTON到SAINT LAURENT,也走這樣的路。近年Fashion House都迷信「品牌年輕化」這所謂的「致勝之道」,一個又一個把過去建立的形象通通甩掉,另覓蹊徑。當中要數Hedi Slimane做得最絕——把心一橫將YVES SAINT LAURENT改名為SAINT LAURENT,把「過去」和「現在」狠狠地分割開。當時編輯心中就慶幸Yves Saint Laurent已不在人世,不然看到自己品牌先被易名,再看衣服被「返老還童」變成十六歲搖滾女孩,不知有何感想。

MOSCHINO FW15系列大玩華納卡通人物圖案。
無可否認,MOSCHINO在Jeremy Scott手上形象立體搶眼,個性高調的Jeremy Scott成功把走下坡的MOSCHINO挽救,一躍成當紅潮牌。
但老老實實,編輯被GUCCI新任設計Alessandro Michele「驚喜」到了,看著FW 15天橋上的ruffles和蝴蝶結加粗框眼鏡,一時不察還以為這是MIU MIU的catwalk show!心中一嘆,又是老品牌找來設計師新血,試圖把品牌重新包裝以提高銷售額的路線。事實是2015年上半年GUCCI收入錄得12%的增長!

GUCCI FW 15系列設計充滿ruffles和蝴蝶結加粗框眼鏡。
的離開是因為”the decision of the company’s majority shareholder”,因管理層的決定這位天才橫溢的設計師要「被辭職」,令人不禁聯想是否LANVIN管理層也加入了「品牌年輕化」教派?

在Maria Grazia Chiuri和Pierpaola Piccioli的手上,VALENTINO平衡得十分好。

懷著過往的靈魂
近年整個時裝圈都墮入了「品牌年輕化」迷信之中,眼見時裝大牌前仆後繼地注入新血,摒棄傳統,變得面目全非,情況令人擔憂。問題是,品牌傳統與新思維之間的平衡如何拿捏?完全與過去分割就一定能成?
君不見Karl Lagerfeld的CHANEL、Maria Grazia Chiuri和Pierpaola Piccioli的VALENTINO、Peter Copping的OSCAR DE LE RENTA,都設計創新之餘都懷著過往的靈魂,各人都在平行木上走得穩穩當當,叫好叫坐。在編輯看來,在Nicolas Ghesquiere手上接過BALENCIAGE的,好不容易之下都帶領出自成一派的風格與精神,立體剪裁、雲石紋、爆裂print都風頭一時無兩,設計的最後一季SS16系列,更是精彩的完美結局。


交出最精彩的一季BALENCIAGA,然後在掌聲中風光下臺。

但轉念一想,時代進步了,老品牌又是否死死抱著舊時風光,不向前邁進?相信每位在大品牌的都夾在三方面的壓力之中,面對銷售額、品牌傳統、個人風格,該如何平衡?帶領著品牌前進從來都不容易,正如喜歡不喜歡從來都很主觀。

有人覺得時裝就是鋪張浪費,有人覺得時裝是藝術是夢境。設計師要做到最穩當的平衡,守著品牌的靈魂與精神,突破過往,羸得一眾最最最挑剔的時裝精的掌聲,這樣,才足以在時裝史上留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