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地必爭 – 金城武

時間:晚上九時許

地點:時代廣場的走火通道
廣場內是影迷的尖叫聲,清晰奪耳;
廣場外是守後了二句鐘頭的迷哥迷姐;

為了讓人潮減退,一大伙兒只好擠在走火通道內多一會,大概是十五分鐘;

這十五分鐘的感覺很特別,既緊張又平靜,就像大戰前夕,數十名工作人員和十多名保安人員都等待著大戰的來臨;

筆者卻難得在這種氣氛下,跟這個人物閒談起來,彷彿進入了另一個空間。
啊!差點忘了介紹,這個人物是金城武。

在香港、台灣和日本的戰爭

這一種進退兩難的處境,相信金城武已經見慣見熟,但是對於金城武來說感覺卻完全不同。

「可能香港地方太少,歌迷要找你的話,你怎避也避不了,心情有一點緊張,距離太近,有時也會擔心場面失控。台灣的歌迷很自控,他們不會為了見偶像而亂跑亂撞,這樣的情況很少有,這不代表他們不夠熱情,只是表達方式不同。反而日本的歌迷和影迷就有很大的分別,他們不會到你的酒店等你,不會通宵守在片場或錄影廠外。但他們很團結,每次都是一大群人出現,他們只是見一面便心滿意足。可能是文化不同,他們把偶像捧了上天,對藝人來說是件好事,最低限度不會像現在打仗一樣。」

對香港的遺憾

金城武近年大部時間都在日本發展,但是對於日本這個地方仍然有患得患失的感覺,這可能是他愛流浪,愛漂泊的性格驅使。

「我本身是日本籍的,但自少在台灣長大。台灣人當我是日本人,日本人當我是台灣人,香港人當我是半台半日人。我也習慣了這種沒有身份的感覺,不過可能是言語關係,我在日本和台灣都過得蠻好,但是香港就差一點,就連朋友都不太多。本來我想到歐洲闖一闖,試一試新的生活。但是還要等沒完沒了的工作完成後才再想,現在看電視上的旅遊節目罷!哈哈……」

極盜狂熱份子─西山保


金城武在快將公映的電影中,飾演一名為了理想而打劫銀行的大賊西山保。不知是為了宣傳,還是有感而發,金城武突然說自己真的是西山保便好了。

「西山保的角色很特別,他很善良,卻又為了到夢想的烏托邦而打劫銀行。我覺得自己有點像他,有時候為了工作身不由己,做了很多不願意做的事情。但是他的夢想跟一般人不同,因為他想到的烏托邦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在那裏。但是想做便做,只要不傷害別人就勇往直前,若果我能夠像他一樣便好了。」

可能是氣氛緊張,加上連日的奔波,金城武突然間變得很感性。這個時候的他更吸引,更有巨星魅力。筆者知道時間不多,便問他最一個問題:「你現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


金城武:「當然是睡覺!哈哈哈……」


訪問就在這片緊張氣紛和笑聲中結束。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