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擁抱30──彭秀慧

香港常被形容為「文化沙漠」,加上藝術發展局吃力不討好的硬推銷,間接地令本地創作工業蒙上一臉死灰。

有人「餐搵餐食」,有人歸隱田園,卻,有人願與劇場創作風雨同路。勇於從容面對的她,正是市場短缺的編、導、演、教跨媒體工作者,亦是好友茜利妹口中「花旦面.麻甩底」的彭秀慧(Kearen)。


創作不等於捱餓

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的Kearen,經歷過全職及自由身演員、《29+1》舞台導演、電影《伊莎貝拉》編劇、創作集《再見不再見》作者、教者等職銜變遷,感覺確如百足般多爪,但她坦言:「製作劇場確實不能為你賺更多的錢,縱然我們付出的不比別人少。」

無他,曇花一現的劇場,製作成本高,場數少,票價低,俸祿自必微薄。為了打破「創作等同捱餓」的定律,Kearen 放棄消極的等待,反而積極尋找多元化的創作平台,既可滿足個人創作慾,更可開放自己的劇場世界予更多觀眾認識。

教育「有點火」

一言一行,一舉手一投足都散發孩子氣的Kearen,自言不能如諸般同窗一樣,走著收入穩定但全職的教職路。對她而言,不斷在各個創作平台游走,方能喚起自己心中的火:

每一個告別 都是故事的終結
每一個再見 就是故事的開始
(節錄自創作集《再見不再見》)

雖然天生與「全職」絕緣,卻又替協力籌辦的青年劇場為之感動!

「透過舞台排練,引導青少年道出心底故事;透過舞台演出,助他們釋放和認識自己,甚至燃起一點火。」

一點火,一點感動,不知不覺將Kearen 的創作,由掌聲、金錢和表演延伸至更廣層面,激發藝術對人的影響及威力。



離不開女人經

首度以「Kearen Pang Production」名義創作的個人劇作《29+1》,及至第二齣劇《再見不再見》,說的仍是女孩子故事,總離不開女人經。

「我所看的世界、情感和感覺,統統從女性角度出發,況且,我也寫不了如金庸似的男人故事。」

所謂「女性角度」,開宗名義獨指Kearen 的角度和想法。

「我不能,更不會代表任何人發聲。我所寫的純粹代表我自己。作為普通人,我只想透過劇場,將我對身邊人和事的發現及幻想表達出來。幸運地,我得到觀眾們的認同,甚至跟他們產生共鳴。」

《29+1》四度歸來

「看著兒時的無憂無慮,想著老年對一切的淡然,我想我必須把握著最傷春悲秋、觸踫最深的30 歲創作時刻。因此,我創作了《29+1》。」

相隔一年,《29+1》再度於壽臣劇院載譽重演,對於這年前作品,Kearen 依然感受良多。

「無論第幾次重演,我對自己的演出均必定充滿信心,即便是一人分飾兩角,由戲裡執著的林若君及淘氣的黃天樂跳至戲外,我看到的是一年前我對30
歲的兩極看法、發現,甚或是價值觀。今天呢?」

一些瑣事如催婚、買樓、換新skincare line 等,看似雞毛蒜皮,卻成為踏入30 歲關口的茶餘話題。《29+1》不僅是Kearen
的日記,更是眾人的記事本子。

「30歲既可說是大事,又可算作小事一樁。猶如紅綠燈一樣,讓你稍息下來,回想過去。」

沒有任何多餘的期盼,每次都懷著最後一場的心情傾力演出,第四次由Kearen 剖析的《29+1》,又將是何種光景?

彭秀慧網址:www.kearenpang.com


給姊妹的話

「香港女孩子無疑是聰明、強悍的一群。然而,多強悍的人都有權享受脆弱的一刻,我們必須擁抱和釋放這一面的自我。」

備註︰Kearen 特別送出《29+1》予she.com 。有興趣的網友請按此了解詳情。

text: Fa

!article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