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殘障人士中體驗生命 -Christine

對很多人來說,復康服務屬於厭惡性工作,大眾對智障弱能人士不是避之則吉,就是冷眼旁觀。然而,服務殘障人士對陳玉嬋(Christine)來說,這就是她的一生事業,而且就是從智障人士中,認識到做人的道理。

復康工作長路漫漫

從事復康工作超過10年的Christine,現時主管救世軍恒安復康宿舍和工場。回想當年初入行,也是抱著邊做邊學的態度,中學畢業後,Christine在一個社區兒童中心負責帶領小組活

動,漸漸此培養出做社工的興趣。後來還被僱主推薦修讀一個社工文憑課程,從此正式踏上社工的台階。

後來,Christine偶然接觸到傷殘弱能人士的復康服務,從此結下不解緣,展開了漫漫的復康服務。

「復康服務的範圍很闊,對象包括智障、眼疾、耳疾、身體殘障人士等,面對不同受助者要用不同溝通方法,滿足不同的需要。多年來我都是邊學邊做,因為不是每次都能順利溝通,每次都是新挑戰。而且服務他們需要有額外的愛心、細心、耐心和信心,因為在學校所學的有限,所以實踐很重要。」

挑剔容易欣賞難

工作多年,從服務對象身上,Christine學到愈來愈懂得欣賞人。

「要挑剔別人容易,要真心的欣賞人就很難,你不欣賞你的員工,怎放心給他們工作?還有就是要懂得引導,你覺得他做得不好,便要說明如何不好,怎樣做會更好,智障人士多沒自信,你說他錯他不會明白,只會呆望著你。其實對普通人也一樣,你不說清楚他便會繼續錯落去。」

經驗累積下來,Christine認為對復康工作者和管理人的道理也一樣,教不好管不好不是他們的問題,不是自己的問題。

對智障的誤解

從事復康工作,受助者都是弱勢和受歧視的一群,Christine坦言,最大的滿足感是看見他們經過教導後有所進步,慢慢融入社會。

「很多人以為智障人士的智力只有4、5歲小孩的水平,便以對待小孩的態度去對待他們,其實他們的心理發展不會慢過普通人,因此我們訓練他們也會當成人看待。IQ其實只是平均值,不能代表一個人的質素,有些人某方面出眾,但另一方面很差,便拉低了整體分數,事實他也有過人之處的。」

所謂智障人士和普通人,分別也不像我們想像中大,只是我們存有偏見而已。「我們曾經與智障人士一起去見工,僱主卻認不出哪個是智障的一個,還以為我們的同事是智障人士,鬧出笑話。」

然而,明白這個道理的人確實不多,Christine在輔助智障人士就業的機構工作中,就吃過不少閉門羹。

「我們常常要朝6晚12地開工,有受助者找到工作,我們便要去探訪觀察情況,要跟得很貼。辛苦倒沒所謂,可是許多僱主都有負面看法,我們的挑戰就在勸服其他人接受。」

自我提升

經常接觸傳媒,令Christine不得不再入學堂,以裝備自己成為講座的主講嘉賓。

「這個社會很重視學歷,而我過去就只有一

紙文憑。其實一直都想再讀書,但就沒有太大動力,又沒有時間,也沒想過學歷高些可以升職的問題,總覺得可以在工作工中學習。但有一次,我被邀請出席講座,聯絡人重複問我的學歷是否只得社工文憑,雖然那時我已出席過許多講座,但別人總期望你學歷高些,以顯示你的份量,於是便激發起我以兼讀形式修了個學位。」

當然,進修也不全是為學歷,Christine覺得再入學堂最大的得益是提升自己,別人的看法還倒是其次。

視智障人士如普通人

現時Christine同時要兼顧復康宿舍和工場,工作雖然忙碌,但對近百名受助者仍管理得井井有條,也得到大家的尊敬。她對待受助者的態度就跟普通人一樣,還經常有說有笑,氣氛融洽而充滿朝氣,原來一個庇護工場和復康宿舍是如此有秩序!

「看著他們成長,就是我最大的滿足,我想不到有任何理由離開復康工作,也找不到有其他工作令我更有滿足感,這條路我是認定了,我最希望見到的,就是社會上有更多人接受智障人士。」

給姊妹的話

不論對人或對事,都應嘗試學習在惡劣的情況中發掘值得欣賞的地方,在逆境中尋找希望。如果早就認定不好,那便永不會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