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酒器隨身的酒店副飲總監 – mary tsang

曾司樂(Mary)一直認定,酒店業是自己的dreamwork。

當年她由怡東酒店的Receptionist做起,然後跳到同集團的文華酒店做Housekeeper,期間以半工讀形式,入讀理工的酒店課程。

挑戰男性天下

當年在文華,好歹也算躋身管理層,然而,最愛接受新挑戰的Mary為了爭取更多經驗,竟主動爭取調職餐飲部。可是,當年的餐飲部是男性的天下,女性員工在該部門頂多只能當服務員,Mary的德國籍女上司堅拒讓她轉職,但她自己倒覺得沒所謂。

「我不認為自己會永遠做服務員,我相信自己總會有用武之地。想做餐飲部的原因,是希望爭取多點國際經驗。當年的德國女士不讓我由Housekeeper降職為服務員,不打緊。後來我儲夠一筆錢,便到瑞士供讀酒店管理課程。」

漂洋過海的酒店經驗

學成歸來後, Mary展開了一段漂洋過海的工作生涯。她原本打算到澳洲Hilton酒店工作,但上工前卻又因眼前另一家酒店更新更漂亮而結果過檔Melbourne
Regent。在澳洲工作了五年後,她北上內地到北京新世界酒店工作。回港後,她在香港麗晶酒店工作近兩年,然後找了一份為期兩年的教書合約--在職業訓練局教酒店管理。

「這份工簡直悶到發慌!我的同事們全部身上都好像長滿了蛛網,好嚇人。不過,我接受這工作的原因,是要實踐其中一個目標去讀MBA,我利用所有工餘及周末時間去讀書,才不致養懶自己。」

教完書,這個勤力女子又跑去新西蘭一酒莊工作兩個月,學造酒。

「唉,又是辛苦到死的工作,我每天由天還未光一直工作至天黑,真的好慘。」好了,挨了兩個月後,她回來加入了德航負責航機膳食;再然後又加入了香港麗晶酒店出任副餐飲部總監。這次是她第三次回到麗晶集團。

做副餐飲總監朝六晚十一

當酒店副餐飲總監,其實是相當忙碌的。Mary除了要兼顧部門行政與日常運作外,還要負責酒店所有公開及只供住客使用的飲食設施,又要做每年的部門預算、設計新菜譜及酒牌,遇上酒店要舉行宣傳活動時,亦要幫忙做事。

Mary每天朝六晚十一,每兩個月還有一個周末要留在酒店過夜做當值經理,「每次做當值經理都有好一陣子忙,沒得睡,因為每隔一會便會有人來找你。」

問她為何喜歡這份飲食總監工作,她爽快答道:「我愛飲飲食食嘛。再者,閒時除了運動與打網球,我也喜歡在家煮一、兩味招呼朋友,搞搞wine
dinner。我愛吃清淡的中國菜,最不喜歡廚師為了營造視覺效果而堆砌菜式。」

Dreamwork雖辛苦,但絕不後悔

「假若你不是真的對酒店行業有commitment,這是一份很辛苦的工作。尤其做operative
department,有開工時間沒收工時間,根本沒有自己的生活。我一至兩星期才可跟媽媽吃一餐飯,至於拍拖?真的好艱難。不過,話說回來,這是我的
dreamwork,雖然辛苦,但我一點沒後悔。



「其實,我今日最想做的,不是發展事業,而是追求生活質素。相比以前,其實我已經放開了不少。」

為了隨時試酒,開酒器隨身的Mary不介意公開自己至今未婚,亦坦言想結婚。她說:「結了婚當然是以丈夫為重,在這方面我是個保守的人,不似吧?!」

拍過照後,就在攝影師收拾東西準備離去時, Mary突然說:「任何時候我的手袋裡一定有開酒器。」為什麼?怕扑頭黨嗎?「非也,我這麼愛飲酒,要隨時準備開酒器,隨時試酒嘛。」

給姊妹的話

「當年我由housekeeper level跌落hostess level,因為我相信自己可得到其他的東西。我追求自己的dreamwork,但期間我犧牲了很多。不過,我始終認為這是值得的。為了自己的理想而有所放棄,做了就不要後悔。」

攝影:kenny ting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