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刺激的電視財經記者 – 潘碧雲

很多打工仔女讀書時選修的科目與日後選擇的工作都沒有關係,甚至可能是兩個不同範疇。現任亞洲電視新聞部財經記者的潘碧雲(Sandy)就是箇中例子。



當年在大專修讀公共關係管理的潘碧雲,
坦言讀書時根本沒打算做財經記者,然而,入行後她一幹便是十年,而加入亞洲電視新聞部亦已踏入第五個年頭。

「當年剛畢業便去了歐洲旅行,欠下大筆卡數,回來後唯有跑去做財經記者。」說笑一番才道出真正原因,原來是唸公共關係的她根本不喜歡做公關。在她眼中,公關的工作要天天笑面迎人,好辛苦。

財經採訪可擴闊視野

雖然財經記者不是dream work,但Sandy倒愈做愈起勁。「做財經採訪可以擴闊自己的視野,有機會出去跑,跟不同企業的不同階層對談,令報道更加全面。」

入行十年,
這位資深記者自嘲「千年老妖」,她說,最怕做管理層工作。「很多人一旦上位便與外面的世界脫節,完全不知道外面究竟發生甚麼事,亦不知道下面的員工外出工作時會遇上甚麼問題。不少記者都覺得,坐房的老闆整天只知躲在房內,而構思出來的,全是些不切實際的東西。」

電視新聞夠刺激

亞視新聞部是她的第六份工作,而這分工最吸引的地方,是那刺激感覺。「做電視新聞記者跟文字記者的最大分別,是後者可以很獨立地工作,但前者不能。電視新聞採訪講求teamwork,記者要跟攝影師、剪片師、導演及資料室的同事合作。加上時間非常緊逼,製作流程一定要很順暢,因此,所有人做事都得快手快腳。」

Sandy說,最辛苦的一天,是二時半、三時半、四時四十五分及五時半都有採訪,但三時半與四時十五分之間還要做一節微波傳送(現場直播),淨是趕「死線」都已趕死人。

報新聞要口齒清晰

做記者,要有異於常人的好奇心及夠八卦,當然,捱得擔得抬得更佳。
至於出鏡讀新聞的條件,Sandy認為最緊要是五官端正,最好口齒清晰及語文能力良好。不說不知,原來見工時上司會留意申請人的外在條件及對答表現,以便安排上工後的試鏡機會。「我的情況是,當年經過試鏡排隊等出鏡報新聞期間,都沒有經過甚麼訓練,我只靠平日多注意人家怎樣報新聞,留意自己的發音。」

最緊要夠鎮定、反應快

「人家看電視,總以為報新聞很容易。其實,大家看到的,只是一個人坐在鏡頭前照稿讀,卻不知道,這個人不但要載著耳筒留心導演在上面控制室所發出的指示,更要留意不同的熒光幕讀稿。

「我記得有一次自己因坐著連接耳筒的電線,結果樓上控制室給我的cue完全收不到。最後,我只有自己不斷瞄著四周的攝影機,留意何時播完片要望著哪一部機繼續報新聞。坐在鏡頭前的記者代表公司,必須時刻保持鎮定,遇上事故時反應要夠快。」

記者的最大危機:
腰患

這位資深記者說,做港聞記者比財經記者辛苦得多,財經記者出入公司的辦公室,但港聞記者要見死屍踩地盤。她奉勸所有有意投身新聞界的朋友,必須考慮清楚才作決定,要是你追求刺激又不想太辛苦的話,不妨考慮當財經記者。不過,她同時警告就算做財經記者,也很大機會會有腰患。

最後,問Sandy可有想過要轉行,她答:「怎樣轉都是做記者的了。別忘了我是『千年老妖』呀。」

給姊妹的話

「做記者其實好辛苦,患腰傷的機會很大;尤其是跑港聞的,過的是非一般人所能理解的生活,既要去地盤踩泥,又要採訪死人塌樓。相比之下,跟財經新聞則舒服得多,至少出入都是人家的公司。奉勸各位姊妹,追求刺激之餘,也要考慮自己有沒有這份心,這種能耐去做記者,當然,如果想追求刺激但不希望太過辛苦的話,選擇財經組未嘗不是一個折衷辦法。」

攝影
: kenny ting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