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服背後的公關生涯 – hazel

「外面的人真以為我們做公關的,就只是在宣傳場合上穿上漂亮衣裳跟嘉賓及傳媒打打交道拍拍照嗎?其實,做公關挺辛苦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在整個訪問過程當中,在連卡佛任職Public Relations Officer的Hazel一而再重複同樣的說話。

踏入時裝之門

廿四歲的Hazel在本地老牌著名百貨公司連卡佛任職Public Relations Officer已經兩年零六個月。她在大學主修經濟及心理學,原打算畢業後投身marketing或廣告界工作。

「我知道自己不適合做銀行、金融之類的工作,本來想做marketing或廣告,後來有機會進入連卡佛做事,又幾喜歡這分工作。」

在連卡佛做公關有什麼吸引?「這裡多衣服與手袋嘛,再者,因工作關係,有關時裝潮流的資訊我也較其他人更早掌握。

這絕對不是一份刻板的工作,且因為公司旗下有不同類型及性質的牌子,給我更多學習機會。」

這個陽光女孩的面上永遠掛著甜甜的笑容,尤其談到時裝,聽的人都可隱隱感受到她的雀躍。女孩平日也愛穿公司旗下的牌子,如BCBG、Philosophy與 Jil Stuart,看來她真的沒挑錯工作。

最緊要捱得

「做公關,特別是大型百貨公司的公關其實很辛苦。因為除了要跟新聞界聯絡外,更要策劃一連串的宣傳活動。加入公司後,首半年乃訓練期,我由clerical backup做起,慢慢學寫新聞稿,然後再學習如何搞宣傳活動。那時我一邊學,一邊觀察人家怎樣做。」

大抵,在連卡佛做公關須能人所不能,而最大的挑戰是要有腳骨力。

「連各大小時裝展及designer visits在內,公司一年舉行近三十個宣傳活動。我需要替每項活動找尋合適的場地,而每個活動,我最低限度要到三、四處地方作site survey,然後再作決定。活動的舉行地點,須視乎客路而定。」她說,她刻下正在為十月及十一月的活動而傷透腦筋。

為將來鋪路

Hazel打算十年後開設自己的公關公司,因為,她愈來愈發覺,公關工作挺適合自己。問她可會放棄目前一切,轉入當初曾一度打算投身的廣告行業時,她即時耍手擰頭說:「當然不會!我見那些做廣告的朋友全部都做到變人乾,完全是行屍走肉的生活。做account servicing的一天工作十多小時,經常做到三更半夜。家人都說─做廣告太夜收工,還是留在大公司工作好。」

請她列舉做大型百貨公司如連卡佛的公關的必需條件, 她說:「語文要好,要懂得中、英文之外,如公司像連卡佛般會進軍內地,更要操一口流俐普通話。此外,還要不怕吃苦。

「我的工作時間是朝九晚七時半,周末長短周。有時候,因為搞活動會弄至凌晨兩、三時才可以收工,但如果知道明天有工作要趕著做,我又會自動早一點返公司。」

雖然有些時候亦會一天工作十多小時,不過,Hazel仍然覺得在連卡佛打工舒服過做廣告。

瑣碎工作親力親為

「做公關,耐性亦很重要。外面的人以為公關好易做,其實有很多瑣碎工夫要跟進。例如發新聞稿要貼labels、搞活動時要落場地量度尺寸、跟進籌備工作,甚至酒店運送食物來,也要在旁核對餐巾的顏色、看著工人燙椅套等等。公關工作其實不只著靚衫這麼簡單!」

Hazel說,她會在公司多留至少一至兩年,然後再作打算。問她何時嫁人,她的聲線提高兩度回答:「嘩,廿四歲而已,等到二到尾才說吧。」

給姊妹的話

「做大公司的公關,有耐性與刻苦耐勞比穿上一身華服去見記者來得更重要。我們穿得漂亮,都是因為有活動要見記者,順帶宣傳公司旗下的時裝牌子而己。只有肯吃苦和有耐性,才有出頭天。」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