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惡女 – 莎.蓮娜

自離開大學後,莎•蓮娜便一直在傳媒打滾。

她做過記者、電視台撰稿員、電影公關、報紙及雜誌編輯,最高紀錄是在同一個集團呆了五年,最短的一份工,半年也未夠便辭職不幹。

坐不停的人馬座

「大概因為我是人馬座的關係吧,天生坐不定。所以,自大學畢業後我轉了無數次工,有時候,找來以前做的CV(履歷)一看,嘩!不得了。每份工都做不長,我是老闆也不要用這樣心野的人。」

然而,這個自認坐不定的女子,在某大報業集團 還是一做便做了五年。「其實也不是沒斷過的。在報紙幹了三年國際版編輯,一天工作十二小時,做到差不多變人乾,後來終於撐不住,便走了。約兩個月後,同集團的周刊找我去做lifestyle editor,便又回去了。」

寫小說是為了寫自己?

莎•蓮娜嚮往自由,最討厭束縛及別人在身邊囉囉唆唆,認識她的人,會覺得她惡得來又很搞笑,不認識的人會覺得這是個很不好惹的女子。最近,這名自稱「惡女」的人出版了一本小說,名字叫做《沒有Bitch的日子怎過?》。

小說的主角叫張家宜,同樣是大學甫畢業便當上傳媒人,內容採自傳形式,講的是主角離開大學後的所見所聞以及在傳媒打滾的遭遇……主角跟作者都是傳媒人,又轉過多份工,究竟書的內容有多少是真人真事?莎•蓮娜笑笑口說:「都說是小說,當然是虛構的多,只是我拿了自己的career
path來做故事發展的骨幹而已。」

「最理想的打工模式是各顧各」

莎•蓮娜早前辭去了工作,「暫時」在家當自由撰稿人。「暫時的意思,是我並不抗拒打工,事實上,我相當享受忙碌帶來那種連神經都拉得崩緊的感覺。只是,凡事講緣分,人夾人緣,找個跟你百分百合得來的老闆及一群不麻煩、不好管閒事、不強逼你埋堆的同事是難度很高的事。」

「我現在的態度是,努力工作,有稿便寫,總之賺夠錢交租、給老媽家用、找卡數之餘還有錢讓我外出旅行便算。在我心目中,最理想的打工模式是各顧各,有事便攤出來講清楚,沒事的放工後各行各路,大家都不要浪費時間搞甚麼辦公室政治。」

給準傳媒人的忠告

當傳媒人已有好一段日子,莎•蓮娜給所有想投身傳媒的有心人的忠告是──「傳媒工作是很艱苦的,千萬不要以為很易做。要時刻警覺,保持頭腦清醒,留意身邊的事。這個世界是沒有免費午餐的,你想安安樂樂五點準時收工的話,傳媒行業肯定不是你的那一杯茶。

「傳媒人不是應聲筒,對這個世界應有自己的一套看法,切忌一窩蜂人云亦云,做證監會廣告內那群無知的羊群。

「還有,奉勸那些想入行的畢業生,千萬不要以為傳媒好易做,如果你對自己的工作有要求,請謹記--連字都不會寫、稿也寫得不好的人,根本沒資格做傳媒。」

給姊妹的話

「很多人以為做作家(者)好威,其實是好慘才真。寫作是長期抗戰,版費少得可憐,以為一出道便可以成名簡直是痴人說夢話。不要以為出書做作者就是才女,這只不過是另一份薪低糧不準的小工而已。」


攝影:johnson y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