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七年前23歲的一封信

 

你好!

 

想不到會再次跟你聯絡,上一次正好又是七年前。與當日純情的你相比,如今的生活應該以「精彩」來形容吧!

 

精彩源於寂寞,不甘寂寞必然忙碌,但忙碌卻又帶來空虛。

 

跟第一個「他」分手後,你意識到男人的承諾都不可信。於是,沉溺於失望的你決定以遊戲人間的姿態重臨戰場。反正男人最終的目的都一樣,就順水推舟以此在控制男人。

 

在戰勝你生命中第二個男人之後,安穩的感情反而讓你不安於現狀。你滿以為侵略令的版圖擴大後,就能坐擁更多。即使再失去一丁點,也未至於有切膚之痛。可是,你萬料不到會遇上狡猾的對手。

 

在溫柔之外,你尋求刺激。

 

 

「跟男朋友相處好嗎?」
「不錯,但有點千篇一律。」
「不好嗎?平淡是褔嘛。還是你覺得自己只有幾年可以任性地玩,之後才安定下來?」
「有想過,但我不想對不起男友。」
「如果有一個男人,同樣有另一半,也只是希望找尋生活上的激情的話,你會考慮嗎?」
「不怕被人發現嗎?」
「大家都是共犯了,就當然會保守這個共同秘密吧!」
「聽起來不錯。但對方最好是帥一點,或懂一點情趣。否則,就無意思了。」
「聽起來,我可以自薦了。」

 

那個極懂調情的男人讓你忍不住想侵佔他,對嗎?不!他根本是引誘你深入他的陣地。而你在連番勝仗後,早就被勝利沖昏頭腦。你自以為可以handle 一段不尋常的關係,誰知對方已暗中奪取了控制權。

 

當你跟他多次交換了體溫及興奮後,你在不自覺中產生一種恐懼……

 

「你不覺得我們的關係很不尋常嗎?」
「怎樣才算尋常?就像跟你男友一樣嗎?」
「如果……我指如果我倆真的一起的話,會是什麼情況呢?」
「或許比現在差得多?」
「為什麼?」
「兩個人的最好的關係就是完全了解對方,放開一切地享受,要是把『關係』加上沉重責任的話,那就只會悲劇收場。我不是比他更明白你嗎?難得我們現在可以真正地坦白,這比每天你防我出軌,我怕你找其他人更好。」
「但我們沒有將來。」
「要是你願意的話,我們可以一直保持這種既是朋友,又是情人的關係。」

 

 

突如其來的佔有,填滿了身體上的空虛時,也令你失去理性。卑鄙的他更悄悄地加深了你對「失去」的恐懼。

 

幾年後,當你回想起這個男人,除了身體外,原來完全一無所知。回憶的畫面不是在酒店,就是在床上。空氣只有一陣混雜著潤滑劑及精液的羶味,半點甜蜜也嗅不到。

 

就在你想跟這段關係切割時,他竟然無恥地問:「難道我們之間就不是愛嗎?」

 

這一著令你更意亂情迷,他再加把勁:「你真的接受我在你生命中消失嗎?」

 

你的意志潰不成軍了,因為當日他早已種下對「失去」產生恐懼的種子。在他的花言巧語下,你以為他才是世界上唯一最了解你的人。對!但他對你的了解只限在床上各種身體的反應。

 

「最後一次,讓我離開之後也有美好的回憶,好嗎?」

 

你中計了。身理的適應令你誤以為沒有他就不行,反而懷疑到底自己真正愛的是誰?你忘記了當初只是追求刺激,而不是

 

最後一次之後,是另一次最後,之後又是另一次……

 

你再也承受不了同時存在兩個男人的心理負擔,到你哭著說分手時,那個男人把一切責任都推到你身上。

 

「是你當初說跟男友悶,我們才一起的。」、「是你要求大家不要把對方放在首位的。」、「是你迫我改變。」、「是你要求過多。」、「是你玩嫌了我,要回男友身邊。」、「是你說要分手的。」

 

不停地你、你、你、你、你……彷彿一切都是自找的,也確實如此。但他卻殘酷地把自己塑造成好人角色,推你到自責深淵的邊緣。

 

「我什麼人也不要!」

 

那個男人不只摧毀你倆的關係,很快你也會跟原來的男友也分手。不是被「踢爆」,而是他早知道你有「古怪」,卻因珍惜你而不去求證,假裝如常。

 

而你根本無法面對他及自己的良心……這是半年後的事。

 

所以,要是你如今感到生活混亂,不用太擔心,也不必胡思亂想。幾年後,你會遇上一個令你真正明白幸福是什麼一回事的男人。雖然他有點笨,也不有型,更跟富有無緣。但他卻會填滿你的心靈上的破洞。

 

至於如今,你其實兩個都不愛,從來都是一對一的遊戲。

 

放心!你會幸福的。

 

七年後的你

 

圖片來源:fav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