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七年前16歲的一封信

你好!

 

或許這種打招呼的方式有點古怪,因為問候通常不是基於禮貌,就是與對方不熟悉的客套話,但我對你實在太熟悉了;不只了解你的一切,更知道你的將來,因為我就是七年後的你。

 

我想你大概仍沉醉於「他」的幻想之中,對嗎?

 

 

還記得全城都被一個個口罩間斷人與人之間的時候,學校宣佈停課了。可是,你沒有乖乖地留在家中,仍不時與他約會,去冷清的商場;到廉價的K房;走在仍然舒適的大街,那是一個最壞的時代,也是你最好的時光。

 

你們兩個人對將來充滿不切實際的幻想,即使沒有驚天動地的情節,也總以為找到生命的另一半。

 

請盡量享受當中的甜蜜!那份單純對及未來的憧憬是可一不可再的。在「他」之前,你未曾嘗過每個早上都渴望見一個男人的甘甜期待;在「他」之後,你再也沒有全無猜疑及計算的

 

我永遠記得2004年,那個中學時代最後一個暑假。它的意義不是由中學步進大學,而是身為一個女人的分水嶺。

 

「你愛我嗎?」
「嗯。」
「不是一時三刻,是天長地久的,是嗎?」
「我愛你。」

 

那一晚,你會由女孩子變成女人,但只限於身體。你往後兩年的思想甚至比從前更幼稚,更盲目地對一個夢信以為真。

 

請容我不透露你倆分開的經過,反正三年後,你自然會明白。可是,我也未曾後悔跟「他」的那段感情,因為這將會是你急速成長的養份——就是對男人真面目的理解。

 

 

或許,我還是給你一點忠告:

 

在甜蜜時,切勿為小事發惱。因為在分開後,才發現原來每一日也很珍貴。
在分開時,務必不強求輸贏。因為鬥氣說話,讓連僅有回憶的甜蜜也摧毀。

 

過份的傷痛讓你對感情失去信心,也學會了原來感情是可以計算及利用。不要誤會!那是最廉價的出賣,而我只是把感情賣給虛榮。

 

一個又一個男人、一個比一個優秀的男人、一個接一個露出真面目的男人,會讓你應接不暇。

 

從前即使大熱天,你也未曾穿上薄衣。如今的我,只在乎所謂的美感;高跟鞋配上短裙,在名車內更添修長的誘惑;低領口與Push-up bra,是作為爭勝又可隨時拋下的利器。

 

或許,你難以相信好幾過進入過你的男人,就連全名也不知道。

 

為了期待令自己傷得甘心情願,反而首先身陷險境,真是諷刺得可憐。

 

「為什麼不停下來?」你或許會這樣問我。
「習慣了。」我大概會如此回答:「當你不再相信,卻希望享受溫柔的時候,你自然會明白為何你會不能自拔。」
「那你現在是懺悔嗎?」

 

你會看不起我嗎?

 

我只求你看不起體無完膚的我,好讓我想起曾相信的自己。

 

七年後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