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悲傷留給十年後的自己

800

曾經的寧靜原來非常可貴,這是在經歷往後的忙碌後,我才明白的事。

 

 

那年我大學畢業後,在茫茫大海中,期望感受自由的空氣。雖然你跟我相同年紀,但總是對我的生活細節不停囉嗦。

 

 

「今晚早一點回家。」
「我總要跟同事聯誼一下吧!你又不一起來。」
「我怕嘈雜人多嘛。那妳自己小心一點,不要飲酒。」
「知道啦!」

 

 

拍拖三年,當初其實只是因為進了大學,才急急找一個男朋友。「走堂」、「住hall」及「拍拖」,好像集齊三項才是一個完整的大學生。能跟你一起度過三年的校園生活,我們曾一起放任,又一同努力,種種瑣事都成為我回憶的珍寶。

 

 

可是,我愛你嗎?

 

 

對於拍拖的目的,我是心裡明白。或許正因如此,我在畢業時才暗暗地流淚。與其說是對甜蜜純潔歲月的不捨,倒不如說成悼念預期的結局。

 

 

「昨晚回家時,為什麼不打給我?」
「太倦了,一時忘記。你不是也睡了嗎?」
「我把電話放在床頭的。對了,昨晚有人送妳回家嗎?」
「沒有。」

我很享受挽著你的手臂在街上亂走,一邊吃街頭小食,一邊買一百幾十元的小玩意;
我也樂意與你十指緊扣手攀山涉水,動時行得滿頭大汗,靜時依靠著你聽風吹,觀樹影。
你是能叫我甘於平凡,也讓我享受恬靜的男人。或許,這份舒心的感覺才是生活之本。

 

 

可是,我真的愛你嗎?

 

 

對於二十二歲的我,平淡是一個選項,卻是排在最末的選項。在未經歷過物質享受前,我還以為享受只能從物質帶來。所以,我會厭倦在餐廳前等位,也寧可沉醉在黑暗的酒吧來逃避郊外的陽光。

 

 

即使我明知有些地方不能長期停留,有些人不會長相廝守,但沒有痛就不會心息。因為不甘心的人,總會高估自己的運氣。

 

 

「那個男人是誰?」
「你應該估到了。好來好去,可以嗎?」
「他不是好人來的。能回到我身邊嗎?」
「不。我不想瞞你,但他比你精彩太多了。」
「希望他會珍惜你。」

 

 

我有為你流過眼淚,真的。可是,那個男人實在比你更有辦法,只安排了一個台灣旅程,就把我們的過去驅逐出思海。同時,也進佔了我的內心及身體。經過了物質及激情的雙管齊下,我以為自己不能離開那個男人。可是,最終卻敗給了另一個更進取的女孩。

往後的日子,我卻不能回頭。在嘗過最膚淺的享受後,我跟其他女人一樣,不敢脫離追逐的團隊,跌蕩在這個五光十色的社會。遇過不同男人,飽覽各式手段,嘗盡各種痛楚。在鏡子前,我已找不到從前單純的自己。

 

 

名牌之上是滿佈爭名奪利時流下的汗漬;
衣服之下沒有一寸不被男人吻過的皮膚;
血液之中沒有氧氣來帶走對生活的疲憊。

 

 

回首已是十年。突然,我想起你,很想你,想再見你。

 

 

可是,我仍愛你嗎?

 

 

應該不可能吧!對我而言,你仍是二十二歲的模樣。我害怕你會跟我一樣,變成了當日曾鄙視的「成人」。我不願冒險去破壞唯一能令我會心微笑的過去,唯一曾有過純愛的證據。

 

 

就讓當日愚昧的我繼續愚昧,以為跟你分手是正確的
就把留給十年後的自己,後悔令自己傷痕累累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