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自己的情書 (上)

800600

時下都流行一套戀愛守則——就是好好愛自己。特別在女性雜誌中常常會看到小編們教我們如何呵護自己,怎樣扮靚,哪裏旅行食好穿好打扮好等等……已去到浮誇的地步。但自問在這世代及城市當一個女人確實很不容易,所以無論如何也不應該虧待自己。

 

但是除了吃喝玩樂遊山玩水打扮健身之外,我們又有否深思過「愛自己」的真正意義呢?那些日常生活物質上的追求流於表面,事實上香生對於奢侈品絕不貧乏,而根據吸引力法則,既然那麼懂得愛自己,應該可以吸引更多人愛,但為什麼我們卻每每穩佔全球盛女數字之冠呢?

 

撇開陰盛陽衰女尊男卑這些普遍社會現象不說,也先不去計較港男之間的矛盾;最近讀了一篇關於現代男女關係分析得比較靠譜的文章,我不知道筆者是男是女,但他/她的觀點在下頗為認同:現在女孩們都只懂埋怨世界上已經沒有好男人,多數都只是貪圖美色想玩幾夜情,可是指責的同時她們卻沒有仔細想想自己除了不停琢磨愈趨完美的軀殻下,面又剩下什麼值得別人去欣賞的素質呢?

人人都說們公主病,近期更流行說玻璃心,兩者並不無直接關係。在下覺得香孩所謂的公主病,正正就是源自擁有玻璃心。其實玻璃心沒有什麼不好,清澈澄明,本來是很難得品質。只可惜玻璃脆弱易碎,一打便爛,似乎經不起太大的起跌,容易覺得自己受到傷害或欺騙。而一有這些感覺時,玻璃碎即時發揮作用刺傷別人,同時亦因為擁有光鮮亮麗的外表,先入為主地被認為是花瓶,容易喜怒無常的美女這種配搭最後換來「公主病」這個稱號,身為香子,我實在替姊妹們感到很不值,世人對我們的誤會實在太深,太冤枉!

 

因此我必須藉這個機會去為你們澄清,亦想在下期的篇幅中提出幾個建議,如果大家一起努力,或者終有一天可以扭轉這個偏見。相信只要對症下藥,除了可以擺脫污名之外,我們更有絕對優勢去成為最自愛及值得被愛的「」。(續)

 

「我竟不發覺幸福寄托

來自吃喝與揮霍

為何没法  重拾那些簡單的戀愛

是否那些純真歲月都不再 」

 

《純情》——王菲

 

圖片來源:winterkiss@fav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