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要痴纏,不要痴線

800450
的女人不愛男人的束縛,但會享受被簇擁的虛榮,即使那是虛的;

的女人討厭無趣的追求,但會留作跟愛人博弈時的籌碼,即使那很廉價。

 

中的女人呢?
倩兒跟男友拍拖幾年,兩人都愛得很低調,從不在交社平台「放閃」,也各自有不同的生活圈子。原因嘛?無他的,就是「我們的愛就只是我們的事」。那跟有人抗拒在公開場合接吻的性質一樣,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可是,人類總愛以自己的尺來衡量不相干的人。
在一個公開場合上,倩兒認識了阿健。平易近人的倩兒不太會拒絕善意的交往,何況阿健本來就是朋友的朋友。

 

「你平常喜歡做什麼?」
「看書,特別是小說。你呢?」

「上網。我也愛閱讀,但不會看書,太不環保了。」
「是嗎?但我卻愛把書放在手上的感覺。」
「你喜愛那種書呢?」
「村上春樹。有看過嗎?」

 

「向西的電影版就看過,日本的那個卻未有,太老土了。」
「你不妨讀一下,或許未如想像中的沉悶。」
「好的。我可以加你Facebook嗎?」

 

這種話不投機的程度,就像一個成人跟小孩訴說紅酒的酸度……不!大概是人類在討論貓糧的味道。聚會後,倩兒禮貌地接受了對方交友邀請。誰知那卻是惡夢的開端。
兩日後,倩兒就收到對方的私人訊息。

「我看完了《挪威的森林》,感謝你的推介。」
「客氣。好看嗎?」
「不錯。不知為何,看的時候總覺得自己是男主角。」
「哈哈!這就是小說的魔力了。」
「下次一起去書局買書,好嗎?」
「有機會的話,因我工作較忙。連最新的那兩本也未買。」

 

又兩日後,倩兒回到辦公室後,馬上就發現一個郵包,內裡有兩本村上春樹的新作。誰是寄件人,即使不看收條也心中有底了。

 

「收到你的書了。感謝!但你怎知道我公司地址?」
「你Facebook 上有公司的週年聚會,見到你的公司名,我再打電話到總機問。驚喜嗎?」
倩兒馬上背脊一陣寒意。誰會為這種跟蹤狂般的行為感到驚喜呢?那實在驚嚇也來不及。
「你給我銀行戶口號碼,我把購書的錢轉給你吧!」
「朋友之間,不用客氣吧!」
「那實在不好意思。另外,下次不用如此勞心了,男友會為我買的。」
「是嗎?那他也對你太差了。遲遲也未買給你。」
「不。只是我連舊作也未讀完。錢還是要給你的。」
「那就不如一起飲杯咖啡吧!在你公司附近,好嗎?」
「不用了。」

 

關閉了對話框後,倩兒心血來潮查看一下阿健的Facebook,卻見到一段莫名其妙的近況更新:

 

「終於,找到一個令我著迷的,『她』。
她,帶我走進村上春樹的世界,也令我感動。
為此,我願意為她付出所有熱情。希望那份精心的禮物,成為我們之間的,一條連線。
在每個黑夜中,我一閉上眼,就見到你的,身影。」

 

逗號過多也就算了!今時今日,懂中文的多,懂寫中文的人少,也就見怪不怪。但最可怕的卻是往下拉的留言,似乎大家都誤會了阿健交了新女友。而且,在充滿著祝福中,竟有一些是她們的共同朋友。

 

倩兒以為只要對方知道自己有男友就會放棄,可是她失算了。當晚下班時,她就在書店「巧遇」阿健。

「這麼巧呢?你也來看書嗎?」
「是的。待會一起去飲杯咖啡,好嗎?」
「最近的胃不太好。對了!我先給你錢。」

 

倩兒一打開銀包,暗裡叫苦,竟然不夠現金。阿健看來眼裡,馬上提出以咖啡代書價。如此一來,倩兒也不好推卻。

 

「這幾天,我快盲了。」
「為什麼?」
「我一口氣讀了好幾本村上的書。但就是一邊看那本《挪威的森林》,一邊想像你就是直子。」
「是嗎?直子可是有精神問題的。」
「但她很會思考,像你一樣。」

 

或許是偏見吧!但倩兒總覺得阿健所指的「像你一樣」不是思考部份,而是跟男主角之間的連繫,甚至是當中的性愛描述……
是「緩緩地輕輕地脱去她的衣服」嗎?
是「默默地相互撫摸身體」嗎?
還是「她的下部温暖濕潤,等待著我」呢?

 

倩兒更發現阿健好幾次扮作不經意,卻猥瑣地瞄了自己胸口好幾次。或者,在過去幾日,他已經嘔心地意淫了自己上百次了。
匆匆「享受」了半個小時的咖啡香氣後,倩兒恨不得逃之夭夭,卻又犯下了一個錯誤。在半推半就下,她答應了跟對方自拍的要求。

 

「下次再約你,好嗎?」
「實不相瞞,我真的不想男朋友誤會。我感謝你的禮物,但也不必花時間在我身上,多結識其他女生吧!你實在不必改變自己來迎合我,明明你就不是看村上春樹的……」倩兒硬生生地把「料子」兩字吞下,續說:「總有人懂欣賞你的。祝福你!」

 

把話說得明明白白後,倩兒就安心地回家。可是,還未回過神就收到好友的電話。

 

「喂!你跟男友近來好嗎?」
「無問題呀!為何突然問起這怪問題來?」
「那就不要持靚行兇,如此張揚地收兵吧!會惹公憤的。哈哈!」
「什麼?」

 

這趟誤會可大了,一問之下,原來阿健剛剛又把近況更新了:

 

「自從,那天我們遇上後,就知道你一定會改變我。
我願意為你付出時間及禮物,卻換來冷言冷語。
雖然你已一再強調有男友,我明白這是事實。但我認為,這才是你一直壓抑的原因。否則,你也不會自喻為精神病人。
我覺得,你要給自己一個機會,也給我一個機會。
無論如何,有一種等待叫甘心。」

 

同樣是錯誤的標點運用,但更可怕的卻是近況下加了一張兩人剛剛的合照。雖然相片被改圖模糊了倩兒的樣子,但真實的朋友大概一眼就看出來了。

 

「你打算怎樣?看看那些留言吧!似乎已經把你視為反派了。」
「我還可以怎樣?就算發聲明公告天下,也一樣會被人誤會。如果是真的朋友,應該不會相信他;相信他的,也不可能是我朋友吧!」
「要找他談嗎?」
「跟正常思考的人談才是談,跟妄想的人談只會加深他的病情。最好有人勸他看醫生,我只有一個反應:免談!直block 無誤!」

 

倩兒憤怒了,她的善良被扭曲。對方不是妄想,而是希望打出悲情牌後,透過朋友間的壓力叫倩兒讓步。那當然不會是好的計謀,卻仍是計算,只是低級得不能再低。這種人看村上春樹的書時,大概只會挑當中色情的描述,卻忽視作品帶出的思想。

 

女人從不是思考計算的電腦,卻是以心思想的動物。用心的,不一定會接受,卻必然會被欣賞。
中的女人會拒絕其他男人的糾纏,但會善意地保守對方尊嚴。除非那不是,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