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放假也沒有勇氣的男人

800

一位小店舖老闆,風雨不改地開店是一種堅持;

一名大公司要員,長年累月地上班是一種怯懦。

 

 

Edmond 在公司的週年大會上接過老闆給予他的服務獎,打從大學畢業後就在那間公司工作。

 

 

「Edmond 在這十五年期間,為公司立下不少汗馬功勞。而且,更令人放心的,是他從不會掉下工作就。事實上,他連一天病假或事假也未申請過,簡直是所有同事的榜樣。大家請鼓掌!」

 

 

台上的Edmond 略帶興奮地接過那個「獎項」,台下的掌聲中卻夾雜著同事的竊竊私語。在年輕同事眼中,雖然Edmond只是三十七歲,卻已是「老屎忽」一名了。

 

「Edmond哥真的未放過假嗎?」

「聽聞是的……但這只是老闆用來剝削你的sample。」
「他沒有女朋友嗎?」
「Who cares?但以我觀察,相信他即使做愛也會選一周最後那天,免得第二天不能早半小時返工。」
「你怎知道?」
「他自己在分享會時說的,只怪他分享過太多次了。沒話題後,就連上床也視為time management的一部份。我們都說笑是『一期一會』。」
「如果我是他女友,一定分手。」
「看不出你如此大需求!」
「信不信我告你性騷擾?我指他連假也未放過這回事。」

 

 

同事的私語,Edmond 沒有聽到。準確一點而言,是他即使聽到,也會裝作聽不見。因為他認為年輕人都不會尊重工作,因此這些「同事」不會長久,沒必要因而生氣。但對於長久伴侶的說話,卻不能不聽。

 

 

「我下個星期去旅行,你真的不請假陪我嗎?」
「公司要趕出貨,我溜不開的。而且,又不是長假。」
「那就算了吧!反正這幾年,我都習慣了。」
「農曆新年去,不行嗎?」
「有些地方是要夏天去的,例如沖繩。」

 

 

Edmond 沒有跟她再爭論下去,畢竟五年來,他已拒絕了對方無數次的邀請。

 

 

第一年時,他說:「我的事業才剛上軌道,升職了不過三個月。」
第二年時,他說:「我剛接了一單project,年終有不少佣金的。我不能交給別人。」
第三年時,他說:「如今經濟不景,公司可能cut人。」
第四年時,他說:「我不想這個時候。」
今年,她說:「你不用送我機了,無謂要你請假。」

 

 

一星期後,她在機場的離境大堂回頭,再撥通了電話說:「我實在無話可說。」
至於電話的另一方,卻傳來一邊跑步的急促氣喘聲,一邊說:「等我!快到了。」

 

 

直到她見到一個身影走到自己面前時,她輕嘆一口氣說:「我們出發吧!」

 

 

衣物散落於酒店房內,明顯看得出屬於一男一女的。露台外的海浪聲節奏單調,彷彿包括著大自然不可抵抗的規律;房內的淫聲蕩語卻充滿變奏,似是宣告人類已掌握歡愉的方式。一輪激昂之後轉而平淡,唯海浪聲亦不時傳來。大自然的堅持比人類強上不止千萬倍。

「你真的很正!Edmond 實在太不識貨。」
「除公司外,他根本不重視任何東西,包括我。」
「你倆真的只是星期六才做愛嗎?」
「不要問。我只是答應讓你跟來,不代表可以進入我的生活。」
「但我卻可進入妳的身體。這是向他的報復嗎?」
「嘿!」她忍不住恥笑了對方一下,畢竟眼前這個男人也比她年輕,太嫩了。「與其說是報復,不如說是心有不甘。我付出了心思及青春,卻比不上他一份爛工。」
「他可是被老闆點名讚好的。」
「一個連假也不敢請的男人,只代表他沒有半點應變能力。就像他做了十幾年也是同一份工作,不是因為忠心,而是怕原來已被外面的世界淘汰。跟我一起五年不敢結婚,也不會分手,亦只是不想改變習慣,而我根本不知道他是否仍愛我。」
「那你愛他吧?」年輕男人輕掐了她的乳頭,讓她嬌柔地叫了一聲。
「不滿我提起Edmond嗎?」
「有一點。但最少我夠膽不停地挑戰,才會得到你。」
「如果Edmond對女人、工作及生活,也有這種侵略性就好了。我希望你不是暗示自己濫交吧!不過,這正是剛才你未戴套就想進入時,我一手把你推開的原因。」

 

 

男人的沾沾自喜被遇上冷諷,唯有企圖以天生的優勢奪回自信。

 

 

「再來一次,讓我最少此刻可佔有你。」此時,男人坐起來,嘗試按她的頭到兩腿之間,卻被她撥開。
「小伙子,你未有資格叫我為你低頭。」

 

 

男人沒有動氣,因他知道這個「性伴侶」的身份才不會長久。可是,男人愛比較的無謂尊嚴卻佔據了思考。他改為壓著她的身體,直接挺進。

 

 

「你以為你的男人在做什麼?」
「我不想知道。」女人忍住呻吟,別過了臉續說:「專心!你要幹的!呀!」
「讓我告訴你……公司的冷氣很凍的。他大概亦在低頭加班……而且,還穿著印有公司標誌的風衣!嘿!嘿!就像……去年的平安夜一樣。」

******

 

 

2015年12月24日

 

 

「Edmond 哥,還未走嗎?今晚平安夜呀!」
「老外那邊出了點問題,長途電話響過不停。今晚恐怕……最慘的是我約了女友,但她的電話撥不通,看來是剛巧無電。」
「你那個『一期一會』的女友嗎?」
「難得我還book了XX酒店的自助餐,這可麻煩大了!」
「不若我過去跟她說一聲,反正我順路。」
「好吧!代我解釋一下。」Edmond 老土地從銀包拿出一張合照。「這是她的相片。」

 

 

男人心想以Edmond 的沉悶程度,應該不可能有一個像樣的女朋友。誰知當他見到那張相片,焦點立即放在貼身卻惹火的上衣。雖然不是青春少艾,卻豔麗有餘。這樣的絕色配一個悶男,未免太可惜了。

 

 

「放心吧!哪有女人不欣賞事業心重的男人?」

 

 

對!女人都懂得欣賞有事業的男人,但條件是男人要先把女人放在第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