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總要分

600400

」不是一句話,而是一個過程。

 

感覺累了,糾纏,我說出了那兩個字。口裏淡淡然,心坎卻在痛。痛惜過去段段往事,遺憾二人築不起溫暖安樂窩。

 

他反應激烈,說不要,說愛我,說想跟我一生一世。我,憶起開心片段,也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況,沒了他,我真能找到更好的嗎?

 

二人繼續拍拖,時而甜蜜,時而貌合神離。說過那兩個字,預感某天會成真,心裏戚戚然,末日何時來到呢?與你一步步往前走,漫漫長路,只覺愈來愈疲累。某天累透了,心裏負擔不起,再次說:「」。

 

再次,他挽留。

再次,我

再次,又再次……

 

重重複複,我們仍分不了手,但每次說,感覺都在變淡。來到今天,他說:「吧!」我沒作聲,數秒後從喉嚨深處悶响一聲:「嗯。」

 

「我們還可以做朋友嗎?」

「不知道。」

「嗯。你以後好好顧自己。」

「我會。」

 

掛了線,沒有甚麼感覺,只覺肚裏空空的,趕快找點東西吃。一口一口,淡而無味。不知不覺間淚掉在食物上,我感到臉龐濕潤,知道自己在哭,是數秒後的事。淚珠嘩啦嘩啦落下,愈來愈多、愈滾愈大、我心愈來愈痛……「」二字不應隨便脫出口,但若說了,便像魔咒,不時令人難過,心裏卻矛盾地寄望「願望成真」。是的!若沒此打算,又豈會隨便說出這殘酷的話?終結一段感情,不是我,不由他,卻是二人不斷努力的共同成果。

 

如果可以回到當初,我們會閉嘴嗎?


 

我的著作包括:
旅遊天書《澳洲任我行(悉尼、坎培拉、臥龍崗)食買玩一本OK》(海天出版社)
攻略《戀愛不是請客食飯》 (天窗出版)
深度旅遊分享《打工旅人——工作假期六國誌》 (香港青年協會)

 

「香港作家」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性別研究/文化研究雙碩士
歡迎來信 kennethwu66@hotmail.com
Yahoo style專欄「男女世問會」 https://goo.gl/zheSm9(桌上電腦)

圖片來源:helena888@fav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