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喪禮中聽懂了黃偉文的詞

600380

最近去了一個宴會,想起了在數年前去過一個很難忘的喪禮,見證了一段至死不渝的感情經歷。

 

去世的Charles是一位外籍老師,有一天溜狗後,回家時突然心臟病發離開人間。他在港定居四十多年,生前瘦瘦的,貌似Steve Jobs,是我家親友的好朋友,十幾年來時常在家中宴會碰面。他是個大好人,很多學生及家長都有來送他最後一程,我從未在中式的靈堂看見過這麼多外國人,有老有嫩,可見他是多麼的受人愛戴。

 

這位老師,其實是何韻詩名曲《勞斯.萊斯》的其中一位,對,他是位者。

 

喪禮沒有傳統的習俗,但舉行了特別的追思儀式。因為那時缺乏場地,Charles那半生的回憶片斷只好在中式殯儀館播放,無奈還伴隨著隔壁那破地獄的聲音,份外顯得格格不入,但這不協調偏偏沒有減少了場內的傷感。其實格格不入的還有我,我本身並沒有男的朋友,亦不明白男同志的彩虹文化,只是聽說他們會很「亂來」。亦因為以往在健身室受過不少滋擾性的目光,老實說甚至很抗拒帶侵略性的同志,但看到這兩位uncle的之路,令我對同志放下了不少偏見。

追思片段放映了二人相識的片段經過,二人既不是坐在相鄰桌椅的同窗,也不是校隊優秀種籽。但二人相交了三十多年,都算相識於少年十五二十時,而且Charles初來香港時曾當過男model,也的確曾是位花樣男子,只是隨年月增長變成了Steve Jobs 的模樣。他沒當model後便當起老師來直到去世,當片段去到尾聲,遺孀Joe說到Charles去得太突然,只剩下寵物陪伴他剩下的日子,話到此處傷心過度,崩潰倒下,要旁人攙扶,我亦不忍心再看下去,自己先行離去。

 

家中親友一直覺得他倆的運愈來愈差,曾叫我去為這兩位uncle的家看看風水,但約了好幾次也約不到,我不知道我的奇門遁甲能否幫到他們,但我相信冥冥中自有主宰。

 

Charles與Joe相愛於三十多年前,那時候何韻詩還是個小孩,黃偉文還未畢業,黃耀明還是達明一派唱著石頭記,張國榮還背著唐唐唱著Monica在華語樂壇登頂,那時代出櫃要比現在需要更大的力氣。聽過親友說起,他們經歷了很多才令家人接受,但他們很早就站了出來,沒有讓罪名埋沒愛,Joe更立誓從此不會再愛別人,倆人愛得如此至死不渝,叫很多現今在彩虹之外的男男女女都顯得慚愧。

 

幾年過去了,我上週也在親友生日宴會中見到Joe。他仍然愁眉深鎖,一次比一次消瘦,我心裡不禁想到,如果Charles看到現在的Joe,既然已經愛過了三十多載,今天倒不如像那樣愛。

 

雲清誌:
FB:https://www.facebook.com/yunqingzikeith
Official URL: http://www.yunqz.com/

(為了保障當事人私隱,大部份故事背景、內容都經過改編及同意才會發表。)

圖片來源:LuciaLin@Fav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