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放開變得有意義

到底要用多少的時間才能一個人?這答案有點難說得準,畢竟每個人的故事都不同,只是的過程應該是痛著放,還是笑著放?細心想想,當你痛著說要某個人,你根本還是很在意這個人吧?,原來是某一種情緒的轉變,是當你覺得自己痛夠了,再發現,原來痛真的很無謂。
你已經用了多久的時間了?若你記得今天是第幾天的事,那個人應該與你剛分開不久吧?若你隱約記得是多少個月之前的事,那麼這段時間你有好好再起步嗎?還是,你仍然在等一個看似沒希望的希望?若然你記不起是什麼時候的事,恭喜你,你是了嗎?或許你會苦笑,好像真的沒太大的感覺了。
時間是一種殘忍,卻也是治療傷痛的一種藥。我們身在放不開的痛裡,無論用什麼方法,都未必能忘記痛楚,始終那個是你曾多麼喜歡的人。他消失了,你說沒事當然是假的,只是他消失後,時間卻不會因此而停步,你會發現,當時間愈走愈快,你也漸漸從頹廢的狀態醒過來,然後你不想再把時間胡亂揮霍,所以你開始會找點有的事來做,跑跑步、寫寫字、看看書,總之讓時間重新投資在自己身上。
把所有的青春和時間花在不再理會你的人身上,不值得。
是注定了的一件事,那麼你應該要讓變得有。讓這一次,成為你成長的動力,成為你積極的動力。若他不再愛你,那你就更愛你自己,明白手的時間難捱,既然如此,挑一些你從前不會做的事情來忙,多學一樣東西,也不失為一件美事。
到底要用多少的時間才能一個人?
或許把一個人的時間用來學一件新東西,你就會知道。
//「尋覓我回頭便沒有你  雲霧裡飛躍嬉戲  明白我存在是為了我  逼不得已決定離開你  畢竟不停有好天氣」
JW 王灝兒《自由飛翔》
曲:林家謙,詞:陳詠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