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完結才分手

到底應該一個人,還是跟一個貌合神離的人一起呢?
Elaine清楚知道這趟旅程,是男友……不!是前男友才對,作為挽救戀情的手段。那個鬧的時間實在精妙得很,剛好在前一個月。而事前,她們幾乎忘記了一年前在網絡上搶購到的平價機票連酒店。
「既然book 了就不要浪費,就當跟一個普通朋友去,好嗎?」
「你不介意的話,我OK的。」
Elaine 答得滿不在乎,但卻心裡咒罵。跟普通朋友去嘛?說得真單純!
可是,從前的他幾乎把那些跟異性好友單獨晚飯的女人,也差點說成不貞不節。那句「男人每五分鐘一次性幻想」不正是他的名句嗎?而且,房間還是二人同床的。這其實跟「不如我們去開房」的要求是一樣的,只是距離有點遠,交通工具不同罷了。
出發前,Elaine下定決心不會輕易被異國氣氛打敗。
異國氣氛分為主動及被動的,遊客可放下平日太多利害關係的假面,主動地尋找快樂,這是人性的本質。除此之外,遊客也可能會被壯麗的山河景色或宏偉的建築物震懾,這是被動的。
在首日的行程,Elaine 就被新舊交替的聞名建築吸引。於是,她任由前男友拉著自己的手。雖然經過了那只倫敦的大眼晴,但他們不急於參觀,因為行程早已安排了翌晚登上去看夜景。除了The London Eye之外,不少人也忽視了在泰晤士河南岸的蘭貝斯區,總是急急橫渡一河之隔的西敏市。這也無可厚非,畢竟歷史悠久的國會大廈及大笨鐘也位於西岸。
可是,前男友卻「反其道而行」,因為他明白Elaine是一個愛刺激的人。於是,他就先帶Elaine來到滑鐵盧車站附近的一個玻璃圓筒——那是全英國最大的立體影院。
「千里迢迢來看電影嗎?」Elaine 問。
「妳在香港看3D電影,最立體的只是那行中文字幕。信我,即使是同一個Johnny Depp,也會比香港的吸引。」
要相信他嗎?當然不是指是否看電影,反正Elaine本來就沒有安排行程。Elaine對這個男人的信任,隨著他一次又一次跟前度密會,早就煙消雲散。然而,在呼吸著英倫空氣,眼前的「賤人」卻仍保留一點體貼。
於是,那隻手一直被拉著,從南岸的戲院到對岸的大笨鐘;再由新鮮的上午到激情的晚上。在緊密的行程中,一切似乎來得沒有任何考慮的餘地,卻又暗暗缺少了深思。Elaine一直等待前男友的問題:「不如我們重新開始,好嗎?」
其實,青春有限的女人都愛聽明確承諾;
可是,習慣懶散的男人都喜歡順其自然。
在旅程倒數的第二日,因為倫敦又下起恆常不變的雨,他們來到了科芬園。那個三百年前的菜市場,如今已變成一個遊客必到的市集,售賣小擺設、衣服、紀念品及茶具等等。
「我想多看一陣,這些茶具很精緻呢!」
「那有地方放呀?妳不是一直也愛看衣服嗎?那邊有呀!」
「你要是自己想看,就自己先走吧!」
「好。五點在這裡會合吧!」
前男友「聽話」地離開,卻不知Elaine 說得淡,心裡更淡。她仍記得在拍拖初期,當她一談到喜歡的擺設時,男友總是爽快地說:「買吧!日後放在我們的家。」
Elaine 多希望再次聽到那句窩心的說話,當日可是說得誠意十足的。就是這份對未來似是而非的希望,讓她一次又一次降下底線。可是,如果甜言蜜語只是順口開河的話,她寧可從沒聽過。
雖經多年變化,但仍保留輪廓;經歷了幾年感情,不變的卻只是樣貌。
晚上,她們一起到酒吧。或許是太貌合神離,於是當前男友去了洗手間時,英俊的酒保微笑地問Elaine 兩人的關係。
「It's just an unending relationship.」
Unending 到底是永恆,還是無奈的循環?或許,酒保從Elaine 的苦笑中看出一點頭緒。於是,他幽默地遞一張傳單給Elaine。那張傳單是關於決定英國前途的主題,上面只有「Leave」及「Remain」兩個字。
對了!Elaine 不只可選擇,而且她確實曾選擇了。這趟旅程不過是為苟延殘喘的關係,注入一點嗎啡。她已一而再,再而三地把內心的投票日期推遲,只因仍懷念過往的浪漫,而且欠缺改變的勇氣。但事實證明浪漫會被消磨耗盡,沒有改變下,美好的回憶反而逐一被打碎。
當前男友從洗手間回來後,Elaine對他一笑,說:「我想返香港,立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