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快可以忘記你的時候

在快可以你的時候,怎麼你好像知道了,然後忽然出現的來牽一牽?真可笑,我寧願你從此不再出現,這樣我還可以說服我自己,你已經離開了。
藕斷絲連的感覺很累人,痛若能痛快一點或不會太痛苦,但有些人,總喜歡有意無意地蔓延你的痛苦,他本人或不清楚,以為隨便來問候一下,怎麼會是錯?對,問候沒有錯,錯的是你,自從你說走的那一天後再回來,就已經是錯了。
或許,我曾經說過只要你回來就可以,只要你回頭,我放棄什麼也可以。但很遠的後來,我終於明白,若這樣子放棄一切來換你回頭,你終有一天會再走,因為你已經失去珍惜我的力量,你會認為我不會想離開你,你會認為我愛你比你愛我為多,所以你不會擔心失去我,安心留在被愛的位置,看,多輕鬆?
你被愛得太久了,我也痛愛得太久了,或許是時候要結束了,畢竟這世上沒有無限期的被愛,也沒有無限期的痛愛。儘管每次在快要你之前,你都會回來勉強挽留一下,那一刻,我可能真的有一點開心,可是,怎麼你不能夠早一點做?早一點珍惜我?早一點告訴我,你還在?
在快可以你的時候,怎麼你好像知道了?
但不要緊,已經阻不了我你了。
//「原來他不夠愛我 原來我坐後備座  原來相愛並非講求 付出過有幾多」
林若寧詞,Larry Wong曲,吳業坤《原來她不夠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