佢想我扮佢女朋友

二十歲:第一次跟朋友旅遊是興奮;
二十四歲:第一次跟情人旅遊是浪漫;
二十九歲:一個人旅遊是生活享受……
或許吧!
當我把行李放在酒店房後,頭也不回就走到首爾的街上,好像怕浪費一分半秒的寶貴時間。漫步於陌生的街道,聽見旁人說著毫不明白的語言,我開始懷疑為何會來到這裡。同一時間,也懷疑自己是否屬於現實。
但即使再多愁善感,身體的反應也是老實的。一股香味引領走到一個賣燒烤的街邊小店,我忍不住站著吃了幾份。在香港,我實在難挺著一套正裝及高跟鞋享受街邊小食,特別是我上班的地點在中環。當我打算離開時,小店老闆大為緊張,說了一大堆話,還手舞足蹈阻拉著我。
什麼?我明明有付錢的。難道我真的運滯得一到埗就遇上「屈錢黨」嗎?。突然,身旁一個男人搶走我手上的竹籤。
「他是要你手上的竹籤。」他的聲音很熟悉;不是指聲線,而是他竟然說中文。
「竹籤?我剛吃完的這兩支?」
「是的,小姐。我希望你剛剛沒有舔它們吧!這是循環再用的。」
「What?」
老闆從他手上拿過竹籤後,隨即放在一個水桶中。我肯定自己馬上露出嘔心的樣子。
「上一輩的老闆很節儉的,雖然現在看起來是有點衛生問題,但你就當是旅遊特色吧!」那個剛為我解圍的男人說。
「還很粗魯。」我瞄了老闆一眼後,再問:「你也是遊客嗎?」
「半個吧!我是韓國人,不過在廣東工作。一年有三百日以上也在中國。你呢?」
「我是香港來的。難怪你的中文這麽好了,剛剛多謝你。」
「不用客氣。」
就在我轉身離開的時候,我竟然有一絲猶疑。對了,我要去哪裡呢?事實上,我根本就完全沒有目的地。我停下了腳步,拿出電話來查看……還是一個新訊息也沒有。我知道我被從前的世界遺棄了。
「小姐,等等。你一個人嗎?」
那個男人叫池在浩;二十八歲,擁有典型韓國男人較白的膚色、單眼皮及細長眼睛的模樣。雖然燙了一頭微曲的啡髮,但個子就跟那些年輕藝人不同;即使是穿了西裝外套,但也看得出較「厚實」。
那個晚上,他正煩惱是否跟一班大學舊同學聚會。池在浩的同學知道他原本在中國有一位女朋友,還說好要帶她來跟一班人見面。可是,就在他預備邀請她一同回韓國前兩個月,那個女的卻跟上司搭上了。不知就裡的朋友還通知池在浩已預備了歡迎會,愛面子的他卻難以說出被女朋友劈腿的事實。於是,他才在街頭躊躇,跟我相遇。
男人就是如此奇怪的生物,跟好友說不出事實,反而就把自己的故事一五一十向我這個陌生人娓娓道來。面子真的如此重要嗎?
「如果不介意,能否扮作我女朋友,就一晚便可以了。拜託!」
我想任何女人對這種突如其來的要求也滿有介心,但我卻在三言兩語後答應了,連池在浩也感到錯愕。或許,是一夥「同理心」吧!
池在浩說朋友預約了在江南區一個clubbing的地方。江南……style?腦海中第一時間想起一個有趣的跳舞大叔,當然我也聽說那裡是首爾的高價消費區。的士來到江南區,我透過車窗發現外頭的高樓大廈並不如香港般密集。或許是因為已過晚上十時吧!兩邊六線行車的車路也顯得有點疏落,冷風吹動道路兩旁的樹梢。
「這裡就是了。」池在浩說。
「這不是酒店嗎?」我疑惑地問。
「在Basement。」
升降機把我們送到地下,甫一開門就聽到強勁的音樂聲音,還見到兩層高樓底的圓形舞池,滿是擺動身體的人。在他們的臉上,我彷彿看到幾年前的自己。池在浩在我耳邊說話,卻被音樂聲掩蓋,讓我完全聽不到。於是,他索性拉著我的手沿著兩旁的環繞樓梯,到了其中一個包廂。
池在浩跟他的朋友熱情地打招呼及擁抱。雖然不知他們在說什麼,但見他們紛紛向我點頭示意,似乎池在浩已把我介紹了。之後,我就呆呆地坐在他旁邊。他們不時向我微笑,還把酒一杯杯的遞給我。
池在浩只管跟他們在談天,我好像被無視了。對了,其實我的存在也是「零」。百無聊賴下,我只好飲酒,在不知不覺間已喝了不少,也有點醉意。
突然,眾人把目光投向我。我正感奇怪之際,池在浩跟我說:「他們想知道我們的故事。不過,他們全都不懂中文的,你就隨便說點東西,我來裝作翻譯就好了。」
「說什麼?」
「就隨意吧!但不要說粗口,或許會懂的。」
我先呆一呆,望向眾人期待的眼神,就開始自說自話。
「我們在同一公司認識的,起初我對這個男人真的一點興趣也沒有。但他不停約我,雖然我已拒絕多次,但他好像不要臉地屢敗屢試。當時我單身,又無聊,而且獨自過情人節未免太可憐。於是,就答應他的約會,打算免費吃一餐情人節大餐就算了。」
池在浩聽完後立即翻譯,眾人指著他來笑。
「誰知相處下來,我們竟然有說不完的話題。whatsapp自那晚之後從未間斷,還不時約會。我怎也想不到一個宅男模樣的男人,竟然也會對歌舞劇有認識;我也想不到他這個粗心大意的男人,竟然會為我親手做一個木製的迴旋木馬擺設;我更想不到慢慢地,他竟然成為我生活的一部份。」
我見到旁邊的幾個女生,透露出讚嘆的目光。就像當日,我跟朋友提起「他」一樣。
「自然地,我們走在一起了。我們有過一段很愉快的日子,幾乎每日也見面。這是當然吧!畢竟我們本來就是同事。身旁的人都羨慕我們能有經常見面。」
幾個女生點頭認同時,我也回報她們一笑,還把眼前的酒一飲而盡。
「但不知從何開始,他會在下班後說累了,想回家休息。有些休息的日子,他也寧可獨自在家中。起初,我覺得反正在公司也會見面,就見少了一天半日,應該也不是問題。但我錯了。自從他部門的新女同事來到之後……」
池在浩疑惑地望著我。稍一定神後,便繼續說話起來。
「有同事曾經警告我要小心那個女的。表面上,我還天真地相信他。其實我是不想面對,因為我曾親耳偷聽到他倆在pantry打情駡悄。我很怕失去,他已經是我生活的一部份。同一時間,我也暗自堅持我倆的感情並非如此脆弱。
我開始強硬地拉他在下班後及假日約會,即使沒有目的,但就是要消耗他的時間。但我又錯了,這不只讓他反感,爭執也比從前多了。
於是,我計劃了一次韓國旅行想打他留下。我連機票及酒店也訂了,還暗中代他向人事部請假,希望給他一個驚喜。但想不到……借你手臂一用。
我實在無法再說下去。我裝作深情地望著池在浩,一頭埋在他的臂膀內。我實在不想讓其他人看到我流淚的模樣。池在浩感覺到我輕輕抽泣的顫動,似乎為我打了一個很好的圓場,眾人拍掌起來。
******
三日前
「你怎樣可以自作主張?」
「我們拍拖兩週年,就當是驚喜吧!」
「我不去。」
「但我已訂了機票。」
「不要迫我。」
「你到底是不想去,還是不想跟我去?」
「It's enough!分手吧!」
******
二十九歲:一個人旅遊是生活享受……要是不是剛的話。
圖片來源:《放閃男女》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