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醫,卻不用醫的感情

當玄學家會接觸到很多不同行業的人,知道很多不為人知的行情,其實建築師、律師、醫生等等很科學的專業人士都喜愛尋求玄學意見,醫生客雖然我會見過不少,但有一位醫生我是特別有印象的,她是我至今唯一的心理醫生客戶Hennie,她給了我一次很特別的感受。
Hennie看起來30出頭,容貌秀麗身材高挑,衣着滿有品味,令人想起現代小品電影的北京事業女性,但她已經原來有40多歲,我們在奇門遁甲盤上的運程交談不過是15分鐘,她草草問了大概的流年運工作運財運後,便沒有怎樣關心她的運程,反而與我談天說地,交流了很多人生上的歷程。
「噢還有感情問題沒看。」我道。
「不用了,雖然我現在單身,但其實兒子都在上中學了,我的感情問題便是太多問題,問題多到已經不再是一個問題了。」我第一次聽到這樣有氣場的回答,這一段驚喜的說話勾起了我對她的好奇心,她繼續說道。 
「我相信你也看過很多有感情問題的案子,但我肯定我要處理的問題應該比你更不正常,你看的是客人,我看的是病人,很多因為失戀,離婚、喪偶而出現的情緒問題,不論各階段嚴重性有多高,人物背景如何不一樣,都是因為接受不了『失去』,在執業的十幾廿年間我處理了很多因『失去』而起的情緒問題,漸漸地我同樣明白,也不再害怕『失去』的箇中道理,可笑的是經歷了這麼多後,同樣也不再奢望『得到』了。」
她的說話比我更玄,我似懂非懂地繼續聽她訴說。
「當你經歷過很多不同國籍文化,不同年齡階段的後,你發覺你自己最掛念最愛的,就是當初傷你最深嘅人,你沒有記恨他對你的傷害,但知道不可能走在一起卻只能剩下遠遠的思念,明明大家已經了無音訊,但當你在飛機打開窗口望着100,000尺高空的雲層時,雲層裡還是有他的模樣浮現。當你到了40多50歲單身時還有這種狀態出現時,也許明白從此自己也不會再愛了,因為已經再沒有時間、空間與力氣,去承受及接受一段有相同份量的感情。」
這種擲地有聲的中年感情獨白,聽得雲某毛骨悚然:「那人是你的前夫嗎?」
「不,我前夫是個大好男人,錯的是我,又愛又恨的是當初數次承諾會帶我遠走,卻最後只顧自己高飛的男人。」
她的勇敢直白令我肅然起敬,由衷的從心地叫了聲Hennie姐。
她不諱言婚後3年遇上了同樣有家庭的男人A君,前夫是條件很好很愛她的滿分老公,卻偏偏在兒子2歲時遇上完美情人,Hennie喜歡的是前夫的好,但愛上卻是A君的人,他填補了Hennie心裡所有空缺,帶來了裡不曾出現過的領域,好像從小被捧在手心上的明珠,越過了指縫,看到了五指山以外的風景,出走了便再也回不去。她願意放棄婚姻,但A君卻在這關節上充滿了束縛,幾次都離不開,最終A君突然移民消失,從此找不到他,Hennie及前夫二人還是離婚了。
Hennie說她婚前及離婚後的戀愛經驗都很豐富,離了婚,沒了A君後也嘗試投入個不同的感情,到今天還有很多人追,但都心如止水,所以她最大的問題,是看破及overcome了完全的「失去」後,再也找不回「得到」的感覺了。
我沒有遇過一個客人比Hennie姐更清楚自己,我將自己代入她的角色後,同樣地感到束手無策,腦海聯想到了的畫面,是《鐵達尼號》那個老了的Rose,緣份給了你最沸騰的,也同時跟你開了最大的玩笑,Hennie治好了無數人的心,也看見了自已心裡的破洞,無奈明明,卻偏偏不用醫。
對奇門遁甲有興趣的朋友可報讀本人的奇門遁甲課程,一年只開班一次,到今年已經是第五屆,課程將於6月6號開始,名額有限而且陸續爆滿,如有興趣可到以下網站本看詳情及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