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尊重我的過去

寒風吹過寂靜的屋苑休憩地方,微微吹動地上的垃圾及樹葉。Tina獨自瑟縮在滑梯上,卻跟兒童設施顯得格格不入。從她身上單薄的衣服,即使沒有偵探頭腦也可以想像到她是匆忙地走出來。
Tina見到眼前的空蕩,心想如果人生能重來,或許難堪的情況就會改寫。
「喂!Phoebe,有空嗎?」
「半夜三更,有事嗎?跟子豪吵架嗎?」
「嗯。」
Tina 跟子豪相識三年,也拍拖一年多了,二人早就發展到不時會在對方家中留宿的地步。在不少朋友眼中,兩人是公認最匹配的一對。不只是俊男配美女,而且,子豪在人前人後也對Tina呵護備至。朋友更戲稱Tina 為「公主」,當然沒有半點惡意,只是羨慕的份兒。
可是,除了童話外,真實的情侶關係並沒有完美。她們之間的問題更是難以跟人討論,除了Phoebe這個閨中密友知道。
「又是同一問題嗎?」
「對!又是……」
「他追你的時候早就知道吧!如今是後悔,還是想分手?」
「都不是。但那些語氣,實在太令我感到傷害,根本就是要弄哭我為止。」
「可是,他自己也不好受呢!」
Tina 跟子豪的最大問題,是她無論如何也解決不了的。兩人未一起前,子豪已知道Tina 從前拍過兩次拖。而他們正式拍拖時,兩人也是光明正大,跟前度沒半點拖欠的。他們的第一個吻;第一次撫摸;第一次深入接觸,也是自然發生的。
起初,Tina感覺子豪樂此不疲。這實在不太奇怪,畢竟年輕就是精力旺盛。可是,Tina 逐漸感到奇怪,子豪的需求愈來愈激烈,而且開始提出不同要求。為了滿足他,也為了回報日常的體貼,Tina 本來也打算施展渾身解數,但慢慢卻變得吃不消。
「Sorry!我真的不想這樣。」
「但其他的,你卻可以接受。」
「我接受到的都會聽你的。」
「我不是指體位,是指你之前的男人。」
若以為子豪是否只為性才跟Tina一起的話,那是不對的。Tina明顯感受到對方的愛;他愛得想完全佔有Tina的全部。這原本是無可厚非的,但子豪的愛卻超越了性理。他的醋意伸延到Tina的將來,還有過去。
「你當時為什麼會跟那些男人上床?」
「不要問,好嗎?都已經過去了。」
「他們有像我這樣愛你嗎?」
「沒有。你是最愛我的人。」
「但你卻隨便給了他們。」
「隨便」這兩個字,讓Tina 感到無限委屈。當女人愛一個男人的時候,又怎會想到分手呢?但當分手時,卻又不可重來。Tina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前兩任男友也是愛得認真的。可是,一個單方面移情別戀,另一個卻性格不合分手,兩者都不是Tina所願。正如她跟子豪上床,也是在感情穩定之後。如此武斷地怪罪,實在叫她難以接受。
「他以為我很想跟前度做過嗎?如果我明知會分手,我連跟他們拍拖也不會。」
「唉!什麼時代進步,男女觀念平等,都是騙人的。對於不成熟的男人而言,那方面仍停留在清朝。」
「我還可以做什麼?真的不想因為這些問題而分手。」
Tina如今內心就只有子豪,所以在床上只要男友有任何要求,即使是超越她從前底線都統統照做。以為盡量滿足到他就可以了,誰知子豪反而以為她都跟其他男人試過。如此一來,不傷心才怪。
「那你現在哪裡?」
「剛受不了,在他家樓下。」
「要到我家嗎?」
「也可以……等等……稍後再講吧!」
Tina急急掛線,只因在原本空蕩的地方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是子豪。
「冷嗎?」沒有等Tina回覆,子豪已經為她蓋上外套。
「你要是真的介意,就不要再關心我了。」Tina說話時,眼中滿是淚光。但要是對方選擇分手的話,她也無可奈何。
「對!我是很介意。但剛才你望開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最怕的,是你會離開我。」
「可是,過去的事,我卻無能為力。你不要再難為我了。」
「不。我就是要難為你。」
「什麼?」
「我已經無辦法當你第一個男人,也就讓我做你最後一個男人。你現在才二十六歲,要是你有八十歲命的話,我就賺了五十四年。」
「你呀!真會計算!」
「你忘了我是當會計的嗎?」子豪向Tina做出一個邀請的姿勢,續說:「把手給我吧!讓我帶你回家。」
男人最大的成就,不是因女人的過去而委屈;
男人最大的光榮,是要女人成為日後的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