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眼淚出西施

「乖,不要哭了,再哭就不美。」
「你不是因為我不夠美,所以才瘋狂讚好其他女人的相嗎?」
「怎會呢?妳是最美的。」
年輕的莉莉轉身後,得意地吐一下舌,沒有讓對方發現。
她又以此招式征服了另一個男人。作為一個少女,莉莉的外表條件算是中上,比同齡的懂化妝,善於衣著突顯曲線,也勤於化妝,總是一副「整裝待上」的樣子。作為一個第三者,她的手段雖不夠上乘,但尚算管用。因為他明白跟她一起的男人只求色相,而不是內涵。所以說什麼委屈,呼千片天搶萬塊地,只會讓男人煩心。於是,莉莉一向都會直擊對方的核心 — 我就是夠美,夠青春。
輕輕盈盈的兩滴眼淚,未至於溶妝,三分楚楚動人正正恰到好處。
在最耀眼的那些年來,莉莉的感情生活的確比同齡的朋友精彩得多。她身邊的男人一個比一個優秀,外貌、學識、地位或金錢,唯獨最終的目的地都是在床上。可是,莉莉並不介意。在這個到處宣揚沒有將來的世代,她只想享受被愛,卻不會花半點力氣去找尋永恆的真愛。於是,那陣陣不分對象的零距離騷味,總是先吸引物質條件既好,卻又不甘於每晚單一對手的有婦之夫。
或許,在每個第三者的自白中,她們都不會說自己是刻意的。但她們都不自覺地流露出一個「只要你肯愛,我就不介意」的訊息。
可是,莉莉的眼淚漸漸不管用了。
「你捨得我嗎?」
「不捨得。但我更不捨得自己的家庭,對不起。」
「那就算了。」
「再見!」
「我們不要再見。」
莉莉開始埋怨男人愈來愈絕情之餘,也疑惑為何總是在佳節前分手呢?前一個男人是聖誕節,上一個男人是農曆新年,今次更是情人節。而每次分手,莉莉就會找阿當出來。
「可以抱一下,安慰我嗎?」
莉莉把眼前的林寶堅尼一飲而盡,就伸手抱著阿當。
「你告訴我吧!為何男人都不愛我?」
「妳記得我們認識多久嗎?」
「有關係嗎?七年吧!」
「不,是八年零五個月了。我們最短一次見面是相隔六日,最長那次是九個月十二日。每次見面的時間除了妳分手當日外,就是妳在失戀之後,拍拖之前的日子。廿二歲的時候,妳的確青春無敵。廿六歲的那年,妳更是魅力四射。還記得那個差點因為妳而離婚的男人嗎?」
「Johnny?記得。不過,他最後還是回到老婆身邊。」
「廿多歲時,妳當第三者,或許仍有天真的男人會當妳愛得火熱。但三十歲後,妳身邊的男人只是貪妳褲頭鬆。」
「什麼意思?」
「易脫。」
莉莉把話聽進耳後,在腦海中迴旋了好一陣子,之後再灌了一杯到肚,臉馬上火熱起來。她知道阿當說的是事實……她早就知道;情人的眼淚是珍貴的寶石;但性伴侶的眼淚只是分手過程的一件道具。
「如果我現在想認真起來,你會跟我一起嗎?」
這次,輪到阿當灌下整杯烈酒。這是一句夢寐以求的表白,他等了足足八年有多了。由不服氣到不甘心,再從不忍心到不厭其煩,每一次聆聽著莉莉又跟一個男人分手時,除了心如刀割外,他總免不了去想為何那個不是自己。
「我習慣了。」
「什麼?」
「我太習慣跟妳這種關係了,還是不要改變較好。萬一輪到我跟妳分手的話,妳就連一個聆聽者也沒有了。」
「連你也不要我嗎?」
此時,莉莉的淚水在眼眶打轉。阿當看在眼裡,是多麼的晶瑩剔透。可是,他還是狠下心腸地拒絕。
作為一個男人,阿當明白當關係改變後,他會介意那些荒唐的往事;作為一個朋友,他太熟悉眼前這個女人了,眼淚只是莉莉在脫褲子前後的武器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