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了,發現他不適合

少婦M再次找我「申訴」,依然雞毛蒜皮。如她不滿老公亂花錢追手機、不夠幽默、穿衣不夠帥、肚子愈來愈大、二人話題愈來愈少……其實也沒甚麼,最起碼她老公仍未「偷渡回大陸嫖妓」。她一再埋怨婚姻淡而無味,或,她已不愛他?
「朋友勸我趁樣子還能見人,快點另找一位。」她喝得臉紅。
「那她們有介紹甚麼package給你嗎?如擁有迷人眼睛的上市公司主席。」
「我要啊,快點給我,Now﹗」
「看來你不是喝醉,是吃錯藥。我也是自己房間的主席,要嗎?」我拿起桌上的酒杯怕被打翻。
「PK啦你﹗其實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適合我。那時,因拍拖太久了,怕不結便分……我不知道……package,I want the packages my Jesus……」
喝醉的女人,若沒有吐,其實蠻可愛。但何以醉了總會說英文?
BTW,「怕分手所以」,是本世紀最低能和害人的想法之一。
傳統思想,女人總需找個「好歸宿」,因要靠男人「開飯」,起碼清朝是這樣(其實現在差多遠?)。然而人海茫茫,愛神經常作弄人。到了「差不多年紀」,那管好或壞,為了有個「家」,仍要急急出「嫁」。明知伏味濃,女人依然義無反顧,然後聽天由命,現在不開心了又找我訴苦!
我們需要愛,即使找不著最真摰深刻的一位,仍期望某某陪伴終老。說到底人皆自私,怕沒人跟自己消磨時間,悶得發慌!偏偏人生有限,怎麼你願意為了那不太愛的人,花費昂貴的一生?當初,你只按社會劇本走,以為最安全穩妥。後來發現中伏,枕邊人根本不適合自己,卻沒有出走的勇氣。然後日怨夜怨、樣子漸醜、光彩盡失、魅力一再尋底。某天照鏡看到人老珠黃的陌生醜婦,你又埋怨一生被毀……喂,是你自選的。
當天你有膽賭一生幸福「玩」,何以今日卻失去尋找Mr. Right的Guts?時間一天一天地過,而你卻「船頭驚鬼,船尾驚賊」,幸福從來不等人。最後只跟索然無味的人含恨而終,月老闖的禍,由你一手策劃。然而,請同時明白伴侶是人不是狗,難以時刻聽聽話話。偶爾怨怨對方不解溫柔沒所謂,就當情趣。要是牢記著他的缺點,只會自我洗腦更加討厭對方。你期望他為你改變,怎麼你不首先改善自己?就如二人舞蹈,你怪他經常踩倒你的腳,但其實是否你太笨四肢不協調?請分清楚是真的不適合、不愛了,或自己無病呻吟。要是你確定他並非自己的命運,便請當地立斷,助人助己。真正的「好歸宿」不是男人,是你能夠掌握自己的未來。
至於少婦M,那夜未夠十一時她已醉了。看著秀色可餐的醉美人,我應該:
A. 送她回家。
B. 送她回自己家。
C. 帶她到她家樓下的港鐵站,告訴職員這陌生女子醉倒月台,她手上電話剛好接通了她的老公。
酒醉三分醒,若沒十足把握,請別胡亂找人去氣自己的另一半,隨時「出事」。Don’t risk it!
密切留意我的新作《澳洲任我行》,將於不日出版。
《戀愛不是請客食飯》及《打工旅人——工作假期六國誌》繼續熱賣﹗
 
歡迎來信 kennethwu66@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