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也需要資格

是他的生日,可是我連祝他生日快樂的勇氣都沒有。
 
無意中,看見他的近況,沒有我在他身邊,他還是過得好好的,他好像比從前過得更快樂了,看見他與另一位的笑臉,洋溢著一種幸福,而我呢?就只能隔著屏幕,眼有點紅,鼻有點酸,輕輕的說一句:「你要幸福呀。」
 
若然這世上每個人都負債,負其他人的債,那麼我到底欠你多少債呢?這段時間裡,我愛你愛得也夠累了,若然債還清了能自由,那麼這些年來跟你的糾纏,是不是夠我把所有的債也還清?
 
怎麼偶爾聽見你的消息,我的心還是會隱隱痛一痛,有時候我真的很害怕,是什麼時候呢?例如是臨近你的生日吧?日歷上,有一個日期是永遠的屬於你,日子越近,我都會越忐忑,應該要送你禮物嗎?應該要祝你生日快樂嗎?應該要讓你高興嗎?
 
但是,我還有什麼的資格?就算這一天來到了,對我來說,我又可以做什麼呢?我已經不是你的什麼人了,而你的身邊,有比我更有資格的人陪你過生日。
 
你生日,我應該要高興才對,怎麼我的鼻子繼續酸呢?不應該的,無論我還在不在你身邊,我也應該要祝你幸福的,這一天是你的日子嘛,你聽不見我的生日快樂,不要緊,我還是會在心裡祝你生日快樂的。
 
在幸福裡的人,你可知道你生日的那一天,有多少句想你的說話,你最終也是聽不見的?
 
你聽不見,不代表他們不想你,就在你看不見,聽不見的地方,他們都為你輕輕說了一句生日快樂。
 
謝謝你,又大一歲了,你或許再聽不見我為你唱的生日歌,但放心,到我生日的那一天,我心裡還是悄悄的想起你。
 
不知道,那時候你會願意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