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比你更疼我

很感激能遇見你,尤其當那個曾愛我的他傷透我,把我丟在路旁,漆黑的夜空下起雨,我跌坐在泥濘上,除了哭,根本什麼都做不了的時候,你撐著傘子走近我。
 
這是我最虛弱的時間吧?抱歉,過去數年習慣與那個他一起,根本沒想過會與他分開,更想不到他原來那麼差,還未有足夠的時間去疏理情緒,過去數年,我到底愛著一個怎樣的人?為什麼他這樣子,我還深深的愛著他,就連他不要我了,我還在替他想理由、編藉口,好保護一下他的形象?
 
你在旁默默聽著我哭訴,一直沒有說什麼,直至緩緩輕拍我的肩,我凝視著你,感覺到這一刻,有人能感受到我難以言喻的傷心,傷心感好像一下子從內心深處被抽出來,你試過這感覺嗎?尤其是,它能讓你活像孩子般任性的痛哭。
 
尤其,當身邊有人願意聽你哭的時候。
 
眼淚渴望能發洩,痛楚渴望被發現,這樣子,它們才能完成自己的任務,就在我最需要的時候,一個我很需要的人走近我,那麼我也自然會捉著這個人。
 
為什麼那個他都不懂怎聽我,而你會懂?為什麼只是這麼簡單的事情,那個他都不再為我細聽了?為什麼一些簡單到其他人都懂的事情,一個愛我已那麼久的人都不懂?到底是不懂,還是他根本不願意再做?
 
想不通,雖然我很想知道答案,但世間上並不是每件事都有答案吧?這一刻,我可能還在苦纏他為何不愛我;後一刻,說不定我不會再介意這答案,這是怎麼樣的轉化?是從我愛這個人,到不再愛這個人的轉化,別以為太困難,誰說,我一定要繼續喜歡你?
 
除了你,其實還有很多懂我的人,既然你不稀罕我,那麼你也不值得我稀罕。
  
我凝視另一個他,像牽動了從前沒被牽動過的心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