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拖使我變得不知廉恥

自從跟她在一起後,我整個人都變得不知。我的意思是,有時候在工作期間她打電話給我,我可以面不改容地講些肉麻得在大熱天時都起晒雞皮的疊字,令人反胃作嘔的稱呼,還有擺出一副含情蜜蜜的衰相。
我又會裝模作樣提醒身邊的人「喂!飲多啲水吖。放兩片檸檬浸住健康好多嫁。我喺屋企都浸咗兩支用幾種水果切粒然後浸幾晚嘅水,而家去廁所都暢通咗好多。」同事朋友都對我的耐心嘖嘖稱奇,事實上是她背後的功勞,我只負責照她給我的清單買水果這個工序。
有時候,我會在辦公室裡莫名其妙地爆笑出來,因為工作太乏味,我會從腦海中撈出一些與她發生過的趣事。同事經過見我對著一堆文件笑得這麼開懷,以為我工作壓力太大痴咗線。
一起的時間久了,即使她不在我身邊,也常出現在我的腦海裡,會不時提醒我多喝水,工作累了會逗我笑,深夜寫作到忘了形又會浮現她吩咐我要早點睡覺的聲音。
聽起來像被鬼上身一樣。是的,相愛時你會樂於有這種魔力,同時也希望對方擁有。
不過若果分手了,前度仍死纏在你的腦海中揮之不去,就會恨不得擺脫這種詛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