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情色小說︰交誘(十七)

雖然我也曾預期Jeffery表現會有所不同,但他從後而來的粗獷的行為完全在我想像之外。因為恐懼及痛楚令我差點崩潰,所以我只有本能地呼喊及掙扎。但更可怕的是我發現自己開始全身乏力。
「走開呀!」我連聲音也開始變得微弱。「痛呀……」
「慢慢就會習慣了。」Jeffery反而更用力地衝擊。
「呀…痛……」聲音已由憤怒變成飲泣。「好暈呀!」
「酒內落了藥,不是已經告訴妳嗎?」
「你……人渣。」
之後,我的意識開始模糊起來。透過朦朧的視線,我見到Jeffery 把我拖到樓下的「睡房」。明明旁邊就有一張床,但我卻被放在地下。由於身上沒有衣服,我感到一陣陣冰涼,可是隨之而來是一下接一下被衝擊的痛楚。那一刻,我連呼叫的力氣也失去了。除了流淚外,我也不能有任何主動的行為。我的雙腿被張開,Jeffery整個人壓在我的背。
「仍痛嗎?」他下半身正無情地蹂躪我,但手卻溫柔地為我抹去臉上的眼淚。「很快就習慣了,之後就不會痛。」
口想說「不要」,但最後我連說話的能力也失去。
在我完全失去意識前一剎那,不知是否過份痛楚產生的幻覺,我竟然感覺到Jeffery的眼淚滴在我面頰上。
當我重新張開眼時,全身上下也因曾掙扎而感到脫力,也不及下身被侵犯後的隱隱作痛。我想坐起來,卻發現手腳都被綁在床上。我也見到Jeffery在不遠處;跟平常充滿自信的比起來,如今的Jeffery 簡直判若兩人。他全身赤裸,雙目無神,抱膝瑟縮地躲在一角。他就像一個受驚的小孩。
「變態!快放開我。」我大叫。但喉嚨卻乾澀得如沙漠,怪我接連咳嗽起來。
Jeffery透過遊離的眼神找尋聲音的方向。我們視線對上了,而他卻還是目無表情。
「放開我呀!」憤怒令我懶理喉嚨的痛楚,大聲地說。
「……」而他卻只是低聲地自言自語。
「快放開我!」Jeffery的軟弱姿態讓我膽大起來,於是我再一次厲聲說。
「對不起。」
「什麼?」
「對不起。」
我以為自己聽錯了,但細看之下才發現Jeffery雙目通紅及浮腫,明顯是哭過了。
「你在哭嗎?」
「我無意傷害妳的。真的,妳知道我是愛妳的。」
「那你為什麼這樣對我?」
「我不這樣做,妳又會再離開了。」
「你在說什麼?」
「妳不是說我不思進取嗎?Mandy,我已經很努力了。我會學賺錢的,但我只懂計算,只懂數學。妳不要迫我,好嗎?」
「Mandy…?」雖然不了解詳情,但我大概有點明白了。「對!我是Mandy。你不是一直都說愛我嗎?我很痛,快放開我。」
「有弄痛妳嗎?」Jeffery立即緊張起來。
「是的。快放開我吧!」
「好的。之後,妳會抱我嗎?」
「當然。」
Jeffery像一個小孩般爬到床邊。他先吻了我臉頰,之後開始解開繩子。我想趁他還詭異地溫柔時放了我。那我就可以逃走了。可是,我誤判了。他忽然停下了動作。
「不。我一放開妳,妳就會跟那個男人走了。」Jeffery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突然兇惡起來,打了我一巴掌。「說!那個男人是誰?」
臉上一陣灼熱後,隨之而來是刺痛。我應該是流血了,但也管不了。
「什麼男人?」
「那個電話短片中的男人!那個把妳當成母狗一樣做愛的男人!」
「沒有。那個不是我!」
我條件反射地否認,卻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不是妳?真的不是妳嗎?」
「當然。我就只有你一個男人。」
「不!妳講大話!」Jeffery 再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怒說:「明明妳就說那個男人出手闊綽,給妳一層五百萬的樓!」
「我沒有。我真的沒有。」我痛得又再哭起來。不只是痛,還有恐懼及無助。
「妳證明妳愛我吧!」
「你叫我如何證明……最少也放了我吧!」
「妳不是很喜歡自拍嗎?還跟那個男人一邊拍片,一邊做愛。」
Jeffery邊說邊打,我已沒有反抗的餘地。當他打得累了的時候,我發現他竟又再進入狀態了。而他也似乎留意到我的視線。
「做愛吧!」
「……」
「做,還是不做?」
「來就來吧!」
我幾乎以最大的聲音作反擊;這也是我僅餘的反擊。
(下回預告:Jeffery 在多次凌虐芯兒之後,到底為何會放了她呢?)
圖片來源:《格雷的五十道陰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