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即若離

你和我都知道彼此的感覺有些變化,但誰也不敢戳穿,只在裝不為意間說話,互相猜度對方的想法。
你是否喜歡我,喜歡,不喜歡,半喜歡,可選擇的答案不多吧?但等待這些答案的過程,已足以教我忐忑不安,對於你的一顰一笑,我變得非常敏感,你一句笑,我心裡頓時有觸動;你一句愁,我思緒也隨著你走。
我變得非常留意你的細微,但又要裝不太在意,口裡說「沒關係」,但其實心裡著緊得要命。同樣地,我又會仔細留意你有否關心我的事,有時候,我會刻意找些事來告訴你,重點不在那事情,而是我在意你的反應。
如果你語帶緊張的關心,我心裡會有些得意,心情好時更會幽你一默:「你為什麼這麼關心我?」然後喜歡看你略帶尷尬的表情,我覺得自己有點變態。
但如果你反應冷淡呢,哼,很了不起嗎?我哪用你關心,呀,怎麼你真的這麼討厭,真的一點不在意我嗎?豈有此理呢,就算看在朋友的份上,你也不能這樣的漠不關心吧?
 
真有趣,當對方冷漠如霜的時候,總會退一萬步碎碎念:「我們可是朋友來的,怎麼他可以這樣子沒禮貌?」問問自己,鬼才是你朋友,如果你只當他是普通朋友,又怎會如此在意他有沒有在意你?
 
是甜蜜的距離,也是疏離的親密。
 
若即若離,的確教人進不得,退不行,只看最終誰忍不住,把藏在心裡已久的問題吐出來,再看看揭曉的答案是否如自己所想。
 
說容易,但誰又敢主動問這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