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潤女人心(二)

每逢Samantha 心情不佳,她總會關自己在房間中,就連lunch也叫外賣算了。她的下屬早就了解她的習慣,「除非死人塌樓,否則不要嘗試騷擾關上門的林小姐」是同事間的常識。
跟Gordon 因床事而弄得不愉快的翌日,Samantha 的周圍顯得份外寧靜,沒有同事叩門,沒有電話,也沒有緊急的電郵。她埋首於屬於自己的設計世界,以很久未有碰過的鉛筆,繪畫出不同的產品設計草圖。突然,一陣音樂聲響把她從平面帶回現實,她無奈地放下筆去接聽。
「Samantha speaking。」她的語氣一點也不友善。
「喂……Samantha?」
「係。那一位?」
「我是Jerry。Sorry!我想我是撥錯了。但很久不見了,最近好嗎?」
Samantha 聽到對方是Jerry,剛才被打擾的怒氣一下子煙消雲散,換來一段段像舊影片的回憶。對Samantha而言,Jerry是很特別的存在。她的第一任男友是學生時代的夢幻學長,她把仰慕當成愛;她的第二任男友奪了她的初夜,亦取走她對的憧憬。Jerry是她第三任男友,是跟她相處得最舒服的一個,也曾經讓她想像「將來」的男人。可是,在工作的強大壓力下,他們都未能控制自己情緒。最終,二人在無止境的爭吵中分手。
這個突如其來的電話後,讓Samantha回想起當日的點滴。同時,也叫她期望兩日後的約會。
那個闊別四年的晚上,Samantha雖然沒有任何預期,但她還是「整裝待發」,由外至內也配合得充滿女人味。畢竟她們上一次見面,Samantha還未步進三十大關,可以偶然裝一下可愛。但如今卻是展現成熟,散發高雅味道的年紀。
步進餐廳後,Jerry 迅速地舉手向她示意。
「想不到你還留著一頭金髮。」四年後,Samantha發現Jerry 的外型根本沒有絲毫改別。明明二人年紀相若,上天實在太不公平了。
「不是妳說我像《百分百感覺》漫畫中的那個Jerry嗎?」
「先生,那時我們才二十五歲!」
「是嗎?」Jerry仰頭嘆了一口氣。「怎麼我一點年過三十的自覺也沒有?還以為自己仍是談理想的年紀。」
Samantha 並沒有感到Jerry是刻意造作,他就是一直帶點不羈輕浮。從前如是,如今也如是。作為一名攝影師,這也是Jerry能擠進商業拍攝之餘,也在界別以外帶點名氣的原因。
她們互相訴說近況,Samantha是刻板的,升職後的她再不用親自設計,而是管理團隊及跟客戶打交道。Jerry 是豐盛的,即使是收入不穩的自由工作者,但他的作品跟足跡遍佈了全世界。Samantha聽著眼前這個男人在布達佩斯的漫步、莫斯科的遇劫、佛羅倫斯的豔遇、京都的安靜……她再次被眼前的男人吸引。
要是當日我沒有跟他分手,我們現在會怎樣呢?這應該是每一對過氣情侶都會想的問題,可是Samantha 就顯得特別強烈。除了不安定的生活外,她甚至想到要是跟他「生活」會如何呢?這個外表不羈的男人,在床上挑逗對手技巧跟打理自己外型一樣,都是悉心處理。這也是其中一個叫Samantha難忘的原因。而且,今晚最重要的情報之一是他仍然單身。
「妳現在跟男朋友相處得如何?」
「多數時間也是好好的,就是……」
「工作太忙,也要適當減壓的。」
「不。就是有些時候不太夾。」
「床上嗎?」
「你也太直接了。」
這個問題困擾了Samantha良久了,可是就是找不到答案。當她收到Jerry的電話之後,腦海中不時浮現當年二人不時在床上纏綿全日假期的情景,這也是她們過去的一部份回憶。難道跟自己年紀相配的男人才合得來嗎?
「妳呢……都已經到了這個年紀,就不妨主動一點。不能像當日總是要我哄妳,每次也裝作欲拒還迎。做愛是雙方面的享受,不是用來取悅對方的。」
Samantha 羨慕Jerry 能如此自然地談論這種話題,她永遠都覺得女人要有一份矜持。正如她當晚出門前已配搭得體的內衣,沒有特別的預期,但也不想沒有預備。要是約會的氣氛夠浪漫的話,她也不排除會以酒精作藉口去測試一次「年齡差距」是否合不來的因素之一。
可是,已經不再是少女的Samantha,原來早就接受不了Jerry 的輕浮。
「久別重逢,要不要我今晚再調教妳?」
「免了。我不想破壞這次難得的久。別。重。逢。」
那個晚上,Jerry送Samantha到她家的樓下就離開了。臨別前,只送上一個久違了的goodbye kiss。
(待續)
圖片來源:《十二金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