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潤女人心(三)

Samantha跟Gordon 的問題一直未有解決。她認為沒有必要向Gordon報告跟Jerry 的約會。作為一名經常面對客戶的高級員工,在工作以外的時間跟客人晚飯是少不免的。在Samantha的專業態度下,不論男人或女人也是「客人」……雖然男人會佔大多數。所以,她早就沒有向男友「報告」的習慣。 
另外,Samantha有一個更私密的理由;她嘗試幻想上床的對象是Jerry。她告訴自己那不是思想上出軌,只是為了增加與Gordon在床上的激情。Samantha太熟悉那個死性不改的Jerry了,要是她真的想偷情,他是不會拒絕的。既然實在也可行的話,又何須只限於思想上呢? 
Gordon的賣力及Jerry 的身影在她腦內重疊起來,這曾帶給她一點希望。可是,在一兩次後,她的熱情又再枯乾了。始終,要一個女人花心並不是易事。她現時愛的只有Gordon,Jerry就連調劑的地位也沒有。這幾乎叫Samantha感到絕望。 
難道沒有方法嗎? 
要因為這個原因分手嗎? 
要是分手的話,跟其他男人就不會有同樣問題嗎? 
「Hi! Samantha,有想念我嗎?」 
「Alex?我很想妳呀!」 「真的嗎?那我們明晚約會吧!」 
「妳在香港?」 
「妳沒有來電顯示嗎?傻豬。」 
Samantha口中的Alex是她的中學同學,當年二人在學校經常也黏在一起,分享彼此的青春想法,也訴說容不下第三人知道的秘密。兩人的感情沒有隨畢業而結束。到社會打拼的初期,她們也不時在工作後相約girl's talk。「笑聲」與「是非」持續到三年前,Alex被公司調配到德國後,兩人才改為透過網絡聯繫。
Alex爽朗得索性叫朋友改口,不要累贅地稱呼她的原名;Alexandra。所以,對調職到國外的安排,她欣然接受挑戰,倒是Samantha就失去了一個傾訴的對象。 
真正的朋友總在對方有需要時出現。Samantha懷疑是因為她煩擾的念力,令Alex不知不覺間選擇此時回港。但無論如何,她的確需要一位可完全打開心窗去傾訴的朋友。她實在急不及待地要跟Alex見面。 
在cafe久別重逢一刻,她甚至跟Alex來一個用力的擁抱。 
「坦白從寬,去了外國幾年,吃了多少條洋腸?」
「我一直都不喜歡外國男人,妳是知的。」
「我怎知道妳會否轉了口味?」
「我很清楚自己的愛好的。那妳呢?跟那個弟弟男友如何呀?」 
「幾好。」 
「幾好?」 
多年的朋友,Samantha又怎瞞得過Alex呢?剎那間眉宇的緊鎖就已經讓Alex 看出神相了。再者,那句「幾好」不過是條件反射式的回答,Samantha本來就打算跟Alex訴說她的問題。
「有看醫生嗎?」Alex聽完Samantha訴苦之後問。 
「我不覺得是病。」 
「妳知道嗎?大部份絕症的病人也是因為輕視自己的病情,最後才會變得返魂無術。」 
「沒那麼嚴重吧!」 
「只是比喻而已。」Alex續說:「不過,我覺得妳是因為一兩次偶然的失敗後,令壓力變得太大才持續出現這個問題。」 
「聽就妳是在醫療用品公司工作,可不是醫生呀!」
「一個感冒過的人,總會明白其他人感冒的痛苦。」
「妳試過?」 
「我試過被那些size 嚇得不只完全沒有興致,還差點想奪門而逃。後來,衝破那障礙就ok了。」 
「等等!妳不是對外國男人沒興趣嗎?」 
「起初是沒有興趣,但總不能餓死異鄉吧!」 
在一輪逼供下,Alex跟Samantha分享了她在德國時的經歷。人在異鄉,總是特別希望有一個心靈的依靠。對於那個男人,稱不上是情人,說是性伴侶又顯的太膚淺。他們會一起消耗假日,也會聆聽及安慰對方,但就沒有任何承諾。總之,他們就發展到可上床的地步。那是她首次跟外國人赤裸相對,雖然早已有心理預備,但還不是一時三刻可「包容」得下。 
「但妳最終還未有哽死。」 
「當然。有方法的。」 
「什麼方法?」 
「就是用潤滑劑。」 
「我也試過了。」Samantha沒有說明那不是她預備的。「但感覺太差了。不旦黏黏稠稠,而且之後還……起泡。」 
Alex聽後忍不住大笑起來,害Samantha臉紅耳赤。Alex連忙跟她道歉並說:「我想妳用了最傳統的那種。事實上,新的不只……嘻!不會起泡,也沒有黏稠。而且,還可以當lotion用的。」 
「當lotion用?」 
「嗯。他有時會幫我massage,會把那個當massage oil用。」
 Samantha聽到後,內心像發現了新大陸般興奮。 
「妳有嗎?」 
「自己去屈臣氏買吧!」
「不。尷尬得要命。」 
「怎會?看起來根本跟止汗劑沒兩樣。不過,妳要是真的怕尷尬,我send那個網址給妳吧!」
 在那個愉快的晚上,Samantha除了高興能跟好友聚舊外,也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獲。 
(待續)
圖片來源:《小姐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