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婚可以嗎?

「他明天就要結婚了。」
這是我從朋友的口中聽到的。
「是嗎?他可沒請我去婚禮呢。」
他就是我心裡的那個「」。
人生裡的遺憾,青春裡的空缺,拼圖裡的缺件。
錯誤的時間﹑錯誤的角色﹑錯誤的劇情,竟然通通都在同一時空裡出現。
導致我們不能在一起,也不能說「再見」,只能說句「永別」-永遠的別離。
很久沒聯絡,可是還是偶爾在朋友的婚禮裡遇到。
上一次好像是三年前,聖誕節那天。
明明連朋友都不是了,
可是能在聖誕節相遇還真的要多謝那個不怕貴都要在聖誕節辦婚禮的Kitty。
單身的我,自然是單獨出現,可是卻想不到他也是。
「你那個女朋友呢?」
久別重逢好像有點陌生,可是卻不尷尬。
「分手了。」
語畢,他把眼前的紅酒都喝光了。
我也沒多說話,陪他一起喝著悶酒。
「其實我很想念你。」
我或許是醉了,不禁把心底話說了出來。
「我也是。」
他對著我笑。
「你喝醉了。」
然後我就斷片了。
正在沙發上回想起這一切的我,家裡的電話突然響起了。
「喂?」
都快要十一點了,是誰那麼晚來阻礙別人睡覺呢。
「是我呀。」
原來是他。
「我知道你明天結婚了,恭喜。」
恭喜個屁,明明自己都快要哭出來了。
「抱歉,沒有請你來。」
你知道就好。
「為甚麼呢?」
其實問來也是多餘。
「因為我怕看到你在場,會因為你而。」
這下倒是把我嚇呆了。
「想太多了,你就放心去結婚吧。」
是的,這樣的結局是最好的。
「嗯,謝謝你,我想結婚後,我不會再打給你了,所以才在這時打給你。」
「為甚麼呢?要我永遠記住你在結婚前一晚阻礙我睡覺嗎?」
「是因為,那時候,我也是每天這個時候打給你的呀,只是突然有點懷念那時候的快樂,所以再打來的,今後我再也不能去眷戀著那些曾經了。」
「……」
「晚安了,你一定要得到幸福呀!拜拜!」
然後他就掛線了,可是我卻還沒反應過來。
「沒有了你,我能有多幸福呀……壞人。」
那麼多年過去了,我終於能面對自己的情感了,可惜也太遲了。
「若你我還未忘,孟婆湯又有何用?」
我能忘記你嗎?不能吧。
圖片來源: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