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短途機的戀愛(下)

「都係…?」我抬起頭,首次迎上男生的視線,看他莞爾一笑,就知道我一定臉紅耳赤了。
「嘻嘻,我俾舊情人搶走咗女朋友。」男生尷尬地搔搔頭,並伸出另一隻手。
我從沒遇過有人用失戀的理由來當搭訕的開場白,禁不住噗一聲笑了出來。回過神來,手已經伸出去跟他握手了。
「之前一直唔肯講同前男友分手原因,點知幾個月後,一個自稱係佢前男友嘅男人突然出現,仲搶走咗佢。」男生逕自將他的慘事娓娓道來。
「係呢,點解你會黎台北嘅?」我竟然對眼前這個男生萌生好奇心。
「其實,買咗兩張機票,但係無機會同佢黎…」男生突然臉色一沉,望一望我的座位。
真慘!我差點就把這句脫口而出,但望著他的眼神再想深一層…
對呢,我的座位,本來是與他一起去台北的那個女生坐的。同樣地,他現在坐著的位置,本來應該是屬於我的前男友。
我和這個男生,本應坐在旁邊的那個人都剛好缺席,所以我才能跟他遇上。
「我同佢都好鍾意台灣,不過聽人講,墾丁風景靚好多。佢仲應承過我,會同我去墾丁影婚紗相…」我雙手搭在筆記薄上。
一段關係,總需要不斷地向對方許下承諾,感情才會變得更好。但相對地,支票開得越多,關係亦會變得脆弱。當發現手上拿著的,全都是兌現不了的空頭支票,那麼一段感情便會崩塌瓦解。
可能是遇到同病相憐的病人,我一下子對他開懷起來。我將跟前男友的事,一五一十告訴他。
「舊嘅唔去,新嘅點嚟吖,你會遇到更加好嘅男仔。」男生沒頭沒腦地說。
在這程短途上,我竟然與一個素昧謀面的男生,各自數舊情人的不是。驀地,頭頂上扣緊安全帶的燈亮著。
「請各位乘客,本飛正遇上不穩定氣流,請各位返回座位,並扣上安全帶。」空姐的廣播打斷了我跟男生的對話。
才剛說完,就開始上下震盪,猶如在一處凹凸不平的山路上行駛的汽車一樣,雖然常聽說的失事率絕對比起在山路上行駛的汽車低,但一想起自己正身處在望不見陸地的高空,近期失事的新聞也很多,身體便禁不住瑟縮顫抖。
一個女生去旅行…果然是自討苦吃……
「唔好意思…」我逕自抓住旁邊男生的手臂。劇烈的搖晃使各處都發出撞擊聲,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聽到我的說話,但他並沒有把我的手推開,也沒有絲毫退開的意思。
反而,他還用那厚實的手搭在我的手上。
「無事,台灣成日都有氣流嫁。」雖然口裡說沒事,但男生的皺頭卻緊緊扣鎖,看得出完全是在逞強。
也許是驟然降落,我的耳膜陣陣地揪痛,於是我將頭埋進男生的手臂裡,額頭感覺到他搭著我的手傳來的溫度,這種情況下我不知怎樣開口再跟他說話,我知道自己所做的舉動已經夠奇怪了,若然再若無其事地跟他聊天,只會顯得更怪。
不論是短途機還是長途機,若沒有遇上氣流,不論在機上吃了個頗不錯的餐、看了一齣合心水的電影、又或者睡了個好覺,都是趟愉快的旅程。
相反,若不幸遇上任何人都無法預料、更無法阻礙的氣流,儘管上所有設備都十分完美,但這趟飛行都會變成一個不愉快的經歷。
亦一樣,一旦途中遇到不愉快的事情,不管之前有過多甜蜜的回憶,最後都只會變成一段糟糕透頂的感情。
我一直忍受著如潮湧般的頭痛欲裂,不知何時已完全降落,我一直都沒有鬆開男生的手,直至乘客紛紛急不及待站起來拿取行李,我才抬起頭來。
「頭先……唔該晒。」我微笑答謝。
「唔洗客氣,其實我都好驚嫁,哈哈。」男生回復平常的表情,伸手搔搔頭。
男生的燦爛笑容,總能打破沉默。我跟他一起辨理出境手續、取回自己的行李、兌換台幣…終於,到達機場的桃園機場的出口。
「唔……不如……」男生支支吾吾,拿出手機。
「吖!我都唔記得開返個電話添。」我掏出手機,關掉飛行模式。
「反正我同你都係一個人,不如……」男生像是鼓起勇氣開口,說中一半卻被電話鈴聲打斷了。
是他……
在筆記薄裡,決心要永遠忘記的那個他……
「喂,你打畀我做咩?」我知道自己不應該接聽那個電話,但……女生總愛自討苦吃、自挖墳墓。
眼前的男生,那個我連他的名字都仍未知道,在上借我肩膀的男生。
他傻傻的笑容垮了下來,尷尬地笑了一下,接著,線視從我身上移開,最後…
回頭就走了…
眼望著他逐漸遠去,我又捨不得掛斷那電話。但其實,這麼一愣神,我根本無法聽見電話裡他所講的內容,更不知何時,他主動掛斷了通話。
這一刻,我才回過神來,四周圍的吵鬧聲再次貫進耳裡,我才發覺,我又變回一個人。這個時候,在腦海裡清晰浮現出那男生望著我最後的眼神。
也許,我根本不適合跟他發展下去,因為我們兩個,都是一樣被弄得傷痕累累的傷者,說起話才覺得有種特別的投契,尤其在說令我們受傷的那個人的壞話。情形就宛如兩個躺在病床的人,總能開懷地把自己的病情告訴對方,我哪裡受了傷,要住多久才能出院……
但是,一個傷者真正需要的,並不是另一個傷者…
而是可以為我們療傷的醫生。
(完)
圖片來源:《衝上雲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