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短途機的戀愛(上)

「27B、27B、27B」我在狹窄的飛機走廊中穿梭,口裡念著登機證上的座位編號。
「係呢度喇。」我雙手將背包扛起,想一股作氣將它放進行李倉裡,但背包卻在半空中凝住了。
我不夠高、又不夠力…
「我幫你吖。」一個男生大概是在後面等得不耐煩,從後一手將笨重的大背包舉起,塞進行李倉裡。
「唔、唔該。」我趕緊竄進座位上坐下以免擋住後面的人。
「唔洗客氣,一個人去旅行啊?」不料,男生也將他的行李放在我的背包旁邊,然後輕指我旁邊窗口的位置,27A。
「係……」於是,我又狼狽地走出走廊,讓男生先進去。
「哈,我都係喎。」男生爽快地坐下。
一個女生,揹著大背包去旅行,旁人看起來不單很有型,還很有個性。但實際上,不有型之餘更諸多不便,自討苦吃。會一個人去旅行的女生大致分成兩種,一種是她真的很喜歡一個人。而另一種,是因為她失戀……
而我,屬於後者。
才起飛沒多久,空姐就以急促語調講解救生衣用途和逃生技巧,說完後,馬上又忙著派飛機餐。香港飛往台北大約只需一小時十五分鐘,講解救生衣、派餐、銷售免稅品…所有程序在必須在飛行時間內完成,不單止空姐空少很忙,連乘客也被搞得手忙腳亂。
我與他的關係,就像這班航機一樣,才相識了不夠兩個星期就在一起,去了一次台北旅行,理所當然地發生了肉體關係,行程中發現他自己一個人住,於是回港後我便開始與他過著同居生活,接著又順利成章做了很多次。朋友都說他只是為了我的肉體才跟我一起,起初我自己也抱著懷疑態度,但隨著發生關係次數越來越多,心裡竟然起了「都這麼多次了,他應該是真的愛我吧?!」這荒謬理論。
如朋友所料,一段關係發展得太快,完結時也毫無預警,一個月後,我又獨個兒拖著行李箱,將所有衣物搬回自己家裡。
這次獨個兒出發的旅程,目的只為證明我一點也不在乎。女生正是這種奇怪的生物,當兩個人在一起,就覺得沒有對方就活不成。但當變回一個人,又想拚命證明自己一個人也能活得好好的。
簡單而言,女生最擅長的,就是自欺欺人。
就在我把吃剩大半的飛機餐遞給空姐時,我感覺到有東西從大腿上滑落,地面發出結實的「咚」一聲,我連忙,坐旁邊的男生也本能反應地彎腰低頭察看。
掉在地上的是一本旅行時記錄開支的筆記本。
它剛好翻到放著書籤的那一頁,紙上寫有幾個鮮明的大字…
「永遠忘記他?」男生看到字後竟脫口而出。
「……」我彷似被老師發現違禁品的學生般,飛快將筆記本拾起來收好,然後尷尬地低著頭。
「妳…都係失戀旅行啊?」男生說。  
(待續…)
圖片來源:《衝上雲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