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情色小說︰交誘(十一)


在那個通話的名單上,有三個陌生男人是向我問價。其中兩個單純地寫「
500ok?」及「過夜$2000。」,至於另一個以狗頭作為profile picture的就問:「Trade嗎?」至於名字,不提也罷。

我沒有比想像中多猶豫,選了他去拒絕。對!是刻意地寫一句「不會」。其實最簡單拒絕的方式當然是不回應或封鎖他。這分明是想對方也回應了一句道歉,結果我也如願以償。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如果我做,其實可以收多少?」
「妳是有興趣嗎?」
「不。我不是的。我只是好奇。」
「還是妳要交換相才考慮?」 

原來也有先交換相片才考慮是否接受的規矩,我還以為只有單純的肉體買賣。那個狗頭男似乎已在交友apps 「選擇」過好幾個女孩。他說在網絡上出賣肉體的分兩種,一種是只要合乎價錢就可以,就好像明買明賣地訂造價。而另一種就是援交的變種,要女方合眼緣才決定價錢。

「除了上床之外,還可以單純地拖手出街。」

當然,我對此充滿懷疑。

「以你經驗,我可以收多少。」
「一次?兩小時任玩?還是過夜任做呢?」
「就當是一次……不,過夜吧!」
「那妳有沒有特別的職業?」
「沒有。」
「相中人是妳嗎?」
「當然。」
「三圍呢?」
「不說,可以嗎?」
「很難從相中看到。不過,大概有C Cup。正!手感剛好。」 

接下來,狗頭男的問題完全是性騷擾,不停徘徊在體位、叫床聲及可接近的性愛程度之類。由於本身並非打算交易,就以過往跟Dennis 的習慣來回答。最後,我終於得到一個銀碼。原來要「享用」我的價錢也不低,大概躺著一晚就等同平常上班近一星期的收入。不過,Jeffery 的出價仍高於四千倍左右。臨結束前,那個男人還不忘慫恿我。

「妳可以考慮一下,反正妳跟男友做也是免費的。如果最後不結婚,也會分手。那豈不是每上一次床就蝕一次本嗎?反正妳身材不錯,大家事前溝通好的話,我或許可給妳拍拖的感覺。在床上,我會……」

我已達到目的,而且實在不想再忍受他的性騷擾。於是,在他還未傳遞在腦內強姦我的畫面前,就把他封鎖了。 

單憑一次對話,我大概知道應該不少女人透過這個交友apps作包裝,以求交易為實。那些profile picture變成公開的廣告,對話不只可互動,而且更能經常出現在男人眼前。或許不是所有男人也會有此需要,但難保一時寂寞或貪新鮮而受引誘。畢竟這也太方便了……等等,Jeffery也曾這樣嗎?還有跟女友分隔兩地的KY呢?或許吧!

我不明白為何男人會花錢跟陌生女人上床。曾經有男性好友向我解說:「男人跟女人上床只考慮銀碼及勇氣。」

銀碼自不用說,勇氣就是抵受被女朋友或老婆發現的風險。這好比投資一樣,要是銀碼夠低,甚至免費的話,風險再高也可考慮。當然,如果那個男人是單身的話,他的勇氣成本就是零。

要是女人隨便想找個人上床呢?稍為打扮一下,獨個到蘭桂芳就可以了。好像不少電影也有這種描述,但卻非如此普遍。最少,我認識的女性朋友都不會這樣。即使開放如Alice也是以交往為前題才決定跟潛質男友開房。

這就是女人跟男人不同之處;男人的性是「上床」,女人的性是「做愛」。沒有愛的性,就像一碗大辣的米線,刺激了舌頭及胃,也滿頭大汗。不是不能吃進肚,只是吃完也不感香味。男人就愛追求刺激及飽肚,女人的「吃」是希望完事後也能回味。

沒有愛的性……我又不爭氣地想起Dennis。在我們感情的尾聲時,我們到底是做愛?還是上床呢?每次也是匆匆忙忙地見面,完事後就各自回家。印象中,他最關心我的那句說話就只是「妳要先吃晚飯嗎?」

在他的眼中,我跟一個不收錢的援交妹,到底有多大分別?

我一邊叫自己不要多想,偏偏就變成不斷提醒自己。整個晚上,我任由眼淚湧出過往的回憶,同時沖走不甘心的委屈。我是知道答案的;其實早就知道了。

放任淚水之後的數日,除了把心思寄情於工作外,我也帶著三分不安,七分期待等待Jeffery的首晚「約會」。

好不容易等到星期二,由於Jeffery 通知會到商場附近接我,於是一到下班時間,我就急忙地到洗手間換上一襲鮮紅色的連身裙離開。這真是一個明智的決定。原來只是不希望同事對我的刻意打扮問長問短,但相比起Jeffery 矚目的紅色開蓬跑車,真是小巫見大巫。 

「妳今日很好看。」Jeffery在遠處見到我後,已打開了車門。
「你也很自私。」我說。Jeffery卻一臉疑惑,我再說:「兩門跑車不是抹殺了家人的位置嗎?似乎以這車幫你追過不少女人。」
Thank you!我當你是讚賞我的車吧!」Jeffery待我坐上副駕駛位後,笑說:「而且,妳似乎忘了我有另一輛車。」
「被你role play 那輛嗎?我當然記得,老闆秘書。」
「原來妳也頗記仇的。」

我沒有為此跟他爭論,因為一股強烈的虛榮感隨著旺角鬧市途人的眼神釣了上來。Jeffey的跑車在我剛坐穩後,身後就傳來巨大的引擎聲,我倆就此揚長而去。

(下回預告:芯心終於跟Jeffery 首次約會,但他同場的朋友卻讓她驚訝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