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情色小說︰交誘(十)

「不可能吧!」
當Alice隔著電話也差震穿我耳膜大叫時,我也對整件事產生懷疑。
「我現在就是覺得有點古怪才跟妳商量。」
「不是有點古怪,是非。常。古。怪。」Alice不客氣地說:「芯兒姐,妳又不是藝人,更不是一線紅星,這個價錢夠包起任何一個女星有餘了。怎麽是妳呀?」
「我是收錢去拒絕他呀!」
「更奇怪!」
「妳覺得是騙局嗎?」
「我就是想不通。騙財的話,妳似乎沒有拿錢出來的機會。騙色的話,妳原來就已經連底褲也除了。」
「喂!」
每說起此事,我都立刻想躲進洞裡。
「如果是妳,會怎樣呀?」
「我?看在五百萬分上,只要不是太變態的要求,我也合上眼答應算了。何況他的要求也很普通吧!」
對!Jeffery不是平白要我等上半年就算,他是有要求的。每次當他提出約會時,我也必須赴約;還要在他人面前,承認作為他女朋友的身份;期間不可能跟其他男人發展戀人關係。另外,雖然有點難以啓齒,但我還是直接問Jeffery要不要跟他上床。我記得很清楚他那讓人討厭的笑聲:「上床的話就當是把妳追到手,即妳輸了。」
那一刻,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已墮入Jeffery的圈套之中。
「我真替Sam 難過。」
「如果我分一百萬給他,他可能會叫我別穿內褲去約會。」
「Sam是這樣的男人嗎?」
「他認識我的時候就知道我不是冰清肉潔,多一個,少一個,有分別嗎?」
對這個朋友,我真的無話可說。他倆在酒吧認識的,Alice讓Sam第一晚先進入自己身體,後來才踏進她的生活。起初,我以為她們的關係不會長久,但意外地兩人已一起三年了。我曾經問Alice怎知道對方會跟自己合得來。
「反正最後在床上不合拍也會分手收場,早早知道不是更省時間嗎?」
若以結果反證,Alice的歪理或許不全無理由。
跟Alice掛線後,我開始思考Jeffery的整件事。首先,我肯定自己不是他的特定目標,即是他並不可能一開始就認識我。其次,正如Alice所講,我真的沒有什麼可給他騙走。就連最有可能的一環,也因為他定立的怪規定而安全了。最後,我幾乎只有賺的可能。雖然看似很完美,但世上真的有如此幸運的事嗎?
當我正在煩惱時,Jeffery打電話來了。
「下星期二晚,八點。跟我去一個飯局吧!」
「飯局?什麼形式的?」
「很普通的,就是幾位朋友聚舊的那種。」
「朋友聚舊,有我這種外人在場,不是更掃興嗎?」
「不會的。」
「那好。地點呢?」
「我會叫車來接妳的。妳放工,換好衣服後在商場外等就行了。」
「要穿什麼衣服?不是朋友聚會嗎?」
「得體一點就行了。至於內褲……妳可以再讓我去猜顏色的。」
「明。白。」
未待Jeffery說再見,我就趕緊掛線了。
臉的溫度驟然上升起來。雖然我們第一晚認識時的話題就已經很「過界」,但如今我反而希望保持一定距離。這其實有點奇怪。跟陌生人說敏感的話題覺得輕鬆自在,而對相熟的朋友就有所保留。或許我們都喜歡為自己塑造一個形象;一個讓身邊人及社會也認同的形象。
我總是喜歡在冷涼的面膜下,讓腦袋從煩擾的世界中稍稍逃離。聽說很多朋友也不用SKII的面膜,或許是被它的酒精味嚇怕。但這卻反倒叫我清醒不少。
或許有很多事;例如男人對女人的慾望、女人對男人的好奇、情慾的任性等等,雖然確實存在,卻隱藏於社會的道德價值之下。
曾經有人問我:「如果保證沒有人知道,不會懷孕,也不會有病,今晚任妳選世上一個男人上床,妳仍會選自己男朋友嗎?」
雖然我沒有說出口,但心中的答案已很明顯。
對方再問:「那妳願意付多少錢去買這個機會呢?」五百?一千?太便宜了吧!但總不可能是五百萬呢!
我打開手機的交友apps,雖然已有一段時間沒有在線,但仍不時有陌生人向我留言。有的看似是真心想交朋友的,也有的是一開口就問是否可作肉體交易。起初,我對一些「問價」的話題很反感。但慢慢地,我發現了一個很怪的現象,隱約感覺到不道德交易的普遍性,因為實在太多了。
我開始對此感到好奇。到底自己值多少呢?
(下回預告:芯心跟其中一個來「問價」的陌生男人展開了一段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