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情色小說︰交誘(八)

 
「很失望嗎?」Alice問。
「才怪。」我立即否認。
「妳的表情已經出賣了妳啦,淫娃。」
要是被他人說我是淫娃的話,我必定會反臉。但我跟Alice從學生時代開始就總是以最難聽的稱呼來揶揄對方,這是朋友間感情深厚的證據。當然,我們共同經歷過的,並不是外人可以想像。
「難道我還要送上門嗎?」
「這又不必。況且其他男人看起來也不錯。」Alice指著電話的KY。
「妳真的不怕我被人吃掉嗎?」
「是妳吃人,或是被人吃,是妳自己選擇吧!」Alice舉手打算埋單:「而且,不要忘記妳現在單身,有隨意識男人的權利。」
「失戀」肯定是濫情的最佳理由;在感情缺失下,當然是以感情來填補。「質」和「量」是很好的互相替代品,一段高質的戀愛叫人心無旁騖,海枯石爛;幾逢場作戲的關係叫人樂不思蜀,好不忙碌。
總之,在Alice的鼓勵下,我開始跟不同男人接觸。
KY看來是一個很溫柔男人。接下來幾日,他會先問清楚我什麼時間下班,之後才傳message給我。而每次我們談的話題總離不開「吃」;我們由甜品開始到正餐;由超市罐頭到酒店食材;由方太到來港名廚,原來可以有說不盡的話題。從前,每次跟Dennis談起食,他總是提不起勁。他是那種「自己下不如出街食,排隊訂位不如快餐店」的男人。回想起來,實在沒有半分情調。
「明天妳收早,一起去九龍城食泰國菜,好嗎?」KY問。
「好呀!我早就想去一試了。」
「那好。明天我在旺角地鐵站等妳吧!」
一談起食,我竟然興奮得連半點防備也沒有。我根本從未見過那個KY,他會單純地只想要一個飯友嗎?還是我才是他的飯後甜品呢?
上次跟Jeffery 差點就不明不白地發生了關係,的確讓我有一個錯覺,就是會玩的男人最終目的是上床。當然,可能這也是男人們骨子裡的最終任務。
不過,因為已經答應了,又不好意思去推。於是,我想了一個很愚蠢的方式……確保約會當晚除非對方用強,否則自己絕不會脫下衣服。但當我見到KY真人時,我為自己曾一絲想過他會強來而心生歉疚,更有衝動把高跟鞋立即脫下來。
「妳好。我們終於可以見面了。」KY笑得很開懷。
「你好……」一時之間,我實在語窒。
由於我低下頭望著他,使我尷尬地自覺太太禮貌。然而,KY很快就留意到這點。
「妳身邊應該沒有殘疾的朋友吧!所以不用介意,要是妳不想跟我約會的話,我是明白的。」KY說話時,輕輕轉動了一下手中的一支柺杖,好像全不放在心上。
「不。請你別誤會。我只是一時想不到……」
「妳願意跟我交個朋友,已經讓我很高興了。」
KY真摯的笑容反而使我更難過。
後來我知道KY原本是有輪椅的,但因為不想坐下來跟我見面,所以才用上兩支柺杖。我痛恨自己慣性地遲到,見他即使用力持著柺杖仍要彎起背,雖然只是短短的十分鐘,但要他站在旺角地鐵站外這種人來人往的地方,不可能是易事。之後,我們好不容易才上了的士,但當KY緩慢地落車時,我隱約看到司機無情地白了一眼。
我在遠處見到排著人龍等位的目標餐廳時,立即提議轉到其他地方。可是,卻被KY 阻止了。
「不要小看我。」他裝出一張認真的臉,頓了兩秒,忽然調皮起來。「我當然有訂位啦!」
這一下把我逗笑了。KY是一位樂觀幽默的男人,在整頓飯的過程中,他跟我分享自己在不同地方旅遊時「吃」的經歷。一個男人的豐富閱歷給人的魅力遠勝於外貌,說話時的條理及風趣,內容的質素及選擇,都讓眼前的KY更覺吸引。即使未有浪漫感情的增添,至少作為朋友是精彩得來又平易近人。
飯就在談不完的話題中愉快地吃完。
「下次再帶妳去其他地方試試。」
「好呀!其實我從前超喜歡吃,只是幾年前減肥後,胃口也小了。」
「那好。不過,要快。」
「快?」
「我女朋友在美國那邊工作一年有多了,兩個月後就回港。到時應該要多花一點時間去陪她。」
「原來你有女朋友的。」
「是的。等等……妳不會以為我一心打算追好妳嗎?要是令妳誤會的話,我可以致歉。」
「不。不。不。我就是只想交朋友。」
KY馬上面露歡顏。
回家後,我趕緊脫下那個又殘又舊到見不得人的胸罩。對!這就是我自欺欺人的工具。在解除束縛後,我躺在床心想有人等自己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下回預告:Jeffery 再次出現,竟向芯兒提出一個驚人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