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情色小說︰交誘(三)

不知道世界上第一隻動物聽到世界上第二隻動物叫牠時,牠到底有多震撼呢?

當我在交友apps 中收到第一個時,我想也不想就回覆了。結果竟被揶揄是否太無聊,所以才反應如此迅速。我正想把對話中止之際,對方的及時送過來:

「剛才冒犯了,其實我只是想留下一個較深的印象給妳。」

「也真夠深刻呢!」

「特別在妳傷心的時候,對嗎?」

天呀!他是怎樣知道我的狀況呢?我想他大概是瞎猜吧!

「你怎知我傷心呢?我現在心情好得很。」

「哦!原來妳兩眼通紅是因為心情興奮而充血。這是當然的,那個男人根本就不值得妳傷心。」

我不禁打了個寒顫,聽說不少無恥之徒會在裝上偷拍鏡頭。我立即熄了所有燈光,再開啟了手機電筒設定,向四周照射。要是有偷拍鏡頭的話,就會被手機的光線反映出來。幸好,我一無所獲。

我重新拿起手機問那個陌生男人一個可笑的問題:「你是如何知道我在做什麼呢?」

「因為我是有超能力的,可以隔空透過手機就知道對方的狀況。」

「你不去當TVB 編劇,實在太浪費了。」

「妳不相信嗎?」

「怎可能相信!」

「那妳出一個題目考我吧!即使不是選擇題也可以。」

「這樣有自信?」

為了使他出醜,我決定耍一點小聰明:「你猜我身上的衣服是什麼顏色呢?」

「睡衣嗎?」

「是的。」

他似乎中計了。這是一點銷售技巧的變奏,就是向本來沒有購買意慾的客人詢問指定範圍之內的答案。如果問對方「小姐,想要什麼?」的話,通常對方也會答是隨便看看。但如果問對方「小姐,妳平常的唇膏是那一種顏色呢?」的話,對方就會在眾多顏色中選出一種。之後,就可以推介產品。

愛情有時跟銷售一樣;明明大部份女人的目標也是Mr.高富帥,但卻一般只能在自己的生活圈子中去選擇。這就變成了「錢、樣貌、身高並不是我考慮之列」。說穿了,這根本不是真正的選擇,只是一種妥協。

「小姐,讓我再大膽地冒犯妳一次。妳最多也只是穿了內褲,根本就沒有睡衣。」

哇!我差點大叫出來。

「你把我嚇壞了,要是你不好好解釋的話,我唯有中止對話。」

「要是我解釋得完滿,妳可以接受我一個不太過份的要求嗎?」

「什麼要求?」

「先聽我講解後再決定吧!」

男人的要求不外乎是裸照之類,待聽他說完後,我大可一「走」了之。於是,就假意答應了他。

「首先,凌晨四點仍online去找人聊的必定是失眠。當然也有某些職業女性在apps找客人,但一般最遲也在尾班車前。另外,看妳的點數就知道妳的交友account是新的。要是妳只是普通無聊而又想認識可發展的男人的話,應該會加上一張頭像。但妳卻沒有。

因此,妳這樣開始用交友apps的原因就只有一個;就是妳是剛剛跟男人,或最少大吵一場。總之,就是會流出眼淚的程度。接著在稍為冷靜後,妳想透過交友apps來驅除空虛感覺。當然,最明顯的是妳給我的提示:你怎知我傷心呢?我現在心情好得很。如果妳不是傷心的話,妳應該會傳來問號或疑惑的表情符號,而不是立即否認。」

「精彩!」想不我幾句對話就出賣了自己:「你是心理醫生嗎?」

「不。我只是一間小公司的管理人員。」

「那我的睡衣顏色呢?」

「這些不如我們見面時再說吧!」

「誰說跟你見面?」

「妳。」什麼?我?「妳剛答應我一個不太過份的要求,來交換我的分析報告。」

「不要叫我鄙視所有男人,好嗎?」

「妳誤會了,我只想約妳食早餐。對了,在約會前先自我介紹。我叫Jeffery。」

「我見到你profile上的名字。」

「妳現在較近碼頭,還是尖東噴水池?」

他又怎知道我在尖沙咀呢?這次我學乖了,先看一下apps內的資料,卻發現原來註冊account時未有關掉GPS(全球定位系列)。真是低級錯誤!

「二十分鐘內,到了尖沙咀再聯絡。」

(下回預告:芯兒見到那個叫Jeffery的男人,第一次約會竟讓芯兒哭起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