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情色小說︰交誘(七)

Alice 興奮的表現跟我臉如死灰的表情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不知是什麼原因,我由衷地覺得自己受騙了。
或許對不少女人而言,這是上天掉下來的一口朱古力,但我並不如此認為。Jeffery 明明說他只是公司秘書,為何要騙我呢?我覺得他是小看我才編一個身份出來。可以他看得太多電影,以為自己所向披靡,因此加一點把弄女人上手的難度,好讓自己更有樂趣。
即使在童話故事中,他也只是一個虛偽的王子!
「妳不覺得這種欺騙太沒風度嗎?」我問。
「怎會!要是他肯騙我,我完全不介意。」Alice 擺出一個花痴的樣子,叫我差點想吐。「對了,妳腳頭這樣好,不如再玩玩吧!」
「玩什麼?」
「當然是看看有否其他高質男人啦!」
我在半推半就下,讓Alice 拍了一張半身相,再放上作為profile picture。她堅持要我把外套除下來。
「信我,男人就是對「帶」異常著迷。對他們而言,吊帶及無袖背心分別太少,所以根本不需要露得多。」
Alice把手機湊到我面前說:「看!這張若隱苦現見到bra的肩帶,已經夠引死仔。」
「這方面的話,妳肯定是專家吧!」
「當然。讓Miss Alice 教妳怎樣去玩這個遊戲吧!」
我本打算揶揄她,但她反而顯得相信受落。
加了相片後,不到一分鐘竟然有六個新message。六個男人中,有五個是本地,一個是海外的。
「那請教Miss Alice,我應該如何回覆呢?」
「全部都不要回。」
「什麼?那有什麼好玩?」
「這些全都是見到妳上線後,用auto flirt 的。他們都是漁翁撒網,一點誠意也沒有。這種男人不是想踫運氣吃free lunch,就是等人上門sell貨。」
「Sell 什麼貨?」
「援交呀!這種平台最方便就是兜售人肉,隨時比豬肉更平。」
說時遲,那時快,又有三個新的message 了。這次有兩個是真正對話。其中一個是簡單地打招呼,另一個則問我喜愛那種甜品。Alice 說單純打招呼的,溝通能力好極有極。反正是找人閒聊,當然要找個懂打開話題的。
「這個最好。他不問妳是否愛吃甜品,而是open end 地問妳愛那種甜品來打開話題。不是調情高手,也是溝通達人。而且,重點是樣子也不差。」Alice 向我解說。
「妳知道妳現在像個面試官嗎?」
「有分別嗎?難道像妳的Dennis 上到床就只有做愛嗎?」
雖然我經常跟Alice投訴Dennis,但聽到她這樣說也有點不高興。從前的Dennis不是這樣的,即使上到床不發一言,但也很有誠意。可能是時間,也可能是厭倦同一對手……算吧!反正已跟我再沒有關係。
「那我要如何回覆呀?」
「妳在選擇人時,人亦在選擇妳。所以,不要被他牽著鼻子走。」
Alice再奪去我的手機,代我回覆。
「你是甜品師傅嗎?」Alice答非所問。
「不。我只是想跟妳做一個心理測驗。」那個叫KY Law的男人說。
「要是我答拿破崙的話,那代表什麼?」
「即是妳是一個有經歷的人,曾經失望過。雖然現在有點苦,但妳仍渴望有一日會得到幸福。」
「我肯定妳無論答那種甜品,他也會這樣回覆的。」Alice轉個頭向我說。我問她原因,卻把她逗得笑起來。
「大姐,妳寫自己廿八歲呀!一個近三十仍單身的女人,會沒經歷的嗎?」
「可惜。其實我最愛是芝麻湯圓。」Alice 繼續回覆那個KY。
「真夠另類,哈哈!竟然是中式甜品。」
「反而是你的名字更另類,KY是指什麼?」
「妳以為呢?」
「潤滑劑。」
「喂!」我向投訴地說:「也太過火了吧!」
「又沒有見面,怕什麼?」Alice用匙羹指著我說:「而且,是誰第一晚約人見面就差點失身呀?」
Alice一句話就讓我啞口無言。同時,相信那個男人見「我」如此大膽,已經對「我」開始有興趣了。這時候,Jeffery 竟然傳來message。
「是妳的要頭獎呀!」
「不要回覆他!我仍怒火中燒。」
「我已幫妳覆了,問他下次什麼時候見面。」
「張寶欣!」
「ok!袁芯兒,不要叫我中文全名,好嗎?」 Alice被手機的提示聲引開了注意。「等等,他說短時間內也不能見妳。」
那一刻,我竟然有一絲失落。即使明明是我不想回覆,但被人拒絕又是另一回事。這就跟情侶主動拋棄人及被人拋棄的分別。雖然結果一樣,但就是不甘心。
正當我想開口問Jeffery不肯見面的原因前,Alice說:「問了。」
果然是我的好姐妹!要是我是男人的話,一定不會娶她,真是任何事也被她看穿了。
「他說因為老闆要他到外國開會,下星期才回港。」
這個騙子!
(下回預告:芯兒在一星期與Jeffery的真空期間,意外地發展出另一段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