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變二奶


我們當初相識到相愛,發展得很快,當雙方都愛得很深時,我才發現是一個。過程中,我們欲斷難斷,糾纏了很久,由相愛到互相傷害。當鬧到不歡而散,我們都決定用最狠心的方法,去徹底傷害對方,令自己死心時,他卻說出不捨得我離開,然後開出希望我成為的條件……

原來,我不是普通的,而是一個有家室的人的,那時我愛他,我接受了他很多無理的要求,但他反而對我差了很多,當初的寵愛不再,我能對他的任性也不再,我愛得很辛苦,到底還應否繼續下去?

讀者朋友的問題,本身就是答案,而且很清晰,只是她不捨得而已。

莫說昔日的愛是真是假,一開始便處於被欺瞞之中,對方的誠信早有問題,加上說穿後,換不到憐惜,反而要說服自己因為殘存的愛而淪為不受寵的,這段關係她其實早已看到將來,就是沒結果。

哪有人喜歡把與人分享,每個競爭者在決定參與競逐時,都一定幻想自已有日成為贏家,但贏家永遠只有一個,不是留下來的一方,而是成功氹得各選手給自己左擁右抱的那位。假如那人還對你若即若離,時而寵愛,時而冷待,或者比當初更愛你,你可能還需處於更痛苦的糾結之中,但他反而轉用願者上釣,愛理不理的態度,你還有說服自己留下的藉口嗎?

付出得太多,得不到預期回報,人很容易會因為不甘心,而繼續無底線地付出,這種好勝很容易令人產生錯覺,以為自己好愛,找到最愛,其實只是不想證實自己一無所有,一敗塗地而已。

在一開始已信任破產的關係中,即使最後真能以渾身解數,去得到那個人,我肯定以後都會活在擔驚受怕,誠惶誠恐的狀態中,每每看到他與異性相處,都會神經大動,提心吊膽,怕重蹈覆轍。這樣的精神狀態過一生你累不累?!

我們每日都會遇到很多人,今日接受不到另一個,只是時機和心情未到,總有一日會再次遇上而投入,何必一早自判死刑,把終身幸福斷送?肯不肯捨棄是一念之差,走得掉,時日過去,便會發現今日的傷痛,他日已經淡然,或者只是得啖笑。

 

電影編劇、專欄作家Ja Poon

有興趣分享或有感情疑問的讀者,可聯絡到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japoononlove